安安这一哭可不得了,越发让囡囡来气了,总觉得安安这是故意在给自己找事情呢。
    她气呼呼地瞪着安安,“哼,以后再也不带你出去玩了!”
    说完,转身离开。
    小秃鹫已经长成了大秃鹫,见囡囡离开,便也跟了上去。
    剩下安安一个人,又是哭鼻子又是抹眼泪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看的庞飞和安瑶是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总是爱哭鼻子啊,这样是会被人笑话的。”安瑶拿了纸巾帮安安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安慰着说。
    小家伙现在都是大小伙子了,也不知道这性子跟了谁,又温和又爱哭,还受不的一点点委屈。
    反观囡囡,虽说已经十五六岁了,是个大姑娘了,但却跟个男孩子一样,整天不是爬高爬低,就是跟鞋一群猛兽们一起玩耍,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也没有。
    这姐弟二人的性格差异还真是大,一个太野了,一个太平静了。
    就该互相中和中和。
    安安虽说爱哭鼻子,却也不是那种娇蛮不听话的,安瑶和庞飞哄了一会,他便也就不哭了。
    “姐姐说以后在我不理我了,她是不是真的再也不理我了啊。”
    姐弟到底是姐弟,不管怎么吵,始终都是亲的。
    看,小家伙刚不哭鼻子了,就询问起囡囡来,逗的安瑶和庞飞哭笑不得。
    “不会的,姐姐会永远爱你的。”
    “真的吗?可是她都被我气走了,我,我要不要找姐姐道歉啊。”
    “其实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的错,我不该大吼大叫还怪姐姐的,姐姐也是为了我好。”
    “可以啊,那你去找姐姐吧。”安瑶鼓励着说道。
    安安重重点了点头,走向屋子。
    囡囡气性很大,还在一个人生闷气。
    安安进来她也不理会,也不想跟她说话。
    倒是安安主动跟囡囡求和,“姐姐,我错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囡囡的气可没那么容易消,当即带着情绪问道,“你错了,你哪里错了?”
    “我……我不该爱哭鼻子的,也不该怪姐姐的,姐姐也是为了带我玩。是我自己太胆小了,我却把责任怪到姐姐身上,还跟粑粑麻麻告状,我太不对了。”
    “哼,知道就好,下次你再这样,我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让你以后都一个人玩去。”囡囡吓唬道。
    安安赶紧摇头,“嗯嗯嗯,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跟粑粑麻麻告状了。姐姐,那你原谅我了吗?”
    囡囡“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总算是不再生气了。
    姐弟二人,终于和好如初。
    看着这一幕,安瑶和庞飞也是一脸欣慰。
    没有什么比这种平淡的生活更幸福的事情了,虽然偶有争辩,却也是幸福的争辩。
    二人不再破坏这美好的画面,蹑手蹑脚离开。
    才刚坐下没多久,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轰”的一声响彻天际的声音,竟是震的庞飞他们这里都剧烈的摇晃。
    霎时间,无数的鸟儿被惊了起来,在丛林中四处乱飞。
    还有许多的猛兽也被惊的四处乱蹿,四周一片惊恐的吼叫声。
    “发生什么事情了?”安瑶也是满脸惊恐,茫然地看着四周。
    适才发生巨响的时候,庞飞下意识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那巨响只持续了两三秒的时间就很快过去,但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极大的。
    而且,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有巨响,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安和囡囡也手拉着手从屋子里出来,姐弟二人都是一脸惶恐不安的神色,询问庞飞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庞飞现在也不知道,所以,他得去看看。
    囡囡好奇心极重,想跟着一起去。
    她这一说,安瑶也想跟着一起去,安安自然也不愿意一个人留下。
    庞飞也不放心将他们留在这里,便说,那就一起走吧。
    当下,他便带着安瑶和两个孩子,一起前往出事的地方。
    出事的,是一片山峰。
    这山峰原本是高高矗立着的,现在,整个山峰却是被砸了下去,掉入峡谷之中。
    是什么东西砸中了山峰?
    这山峰如此庞大坚韧,什么东西又能一下子将其砸断呢?
    庞飞下意识抬头看向天际,只见天空中还残留着不知道什么东西飞过之后留下的痕迹。
    也就是说,是从天上掉下来一块什么东西,将这山峰给砸断的。
    一瞬间,庞飞就想到了一个地方……修真界!
    可是,这好端端的,修真界怎么会有东西落到地球上来?
    莫非,修真界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哇,这也太可怕了,整坐山峰都被砸断了,到底是什么啊,那么厉害?”
    “姐姐,我有点害怕。”
    “不怕不怕,姐姐保护你。”
    一旁的安瑶,和庞飞一样疑惑不解,而更多的,却是担心和不安。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该不会是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一想到这平静安宁的日子有可能被破坏安瑶这心里面,就很不踏实。
    “庞飞。”
    庞飞下意识拉住她的手,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丛林中的不安和恐慌整整持续了两天的时间才渐渐安宁下来,但这些受到惊吓的动物们容易安静下来,可庞飞和安瑶这心里面,却始终悬着什么东西。
    这两日,他时常来到出事的地方凝望着那被砸入神谷中的山峰发呆。
    砸中山峰的那东西并没有在神谷中出现,也或许是出现了,但因为体积太小被山峰给掩埋住了,亦或者是砸下来之后就消失了,总之,庞飞并未发现是什么东西砸的山峰。
    越是这样,他就越是疑惑不解,越是想不通。
    更重要的是,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还是说是某种预示?
    庞飞总觉得,这次的事情好像是一种预示,可能,即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表面上劝说安瑶不要多想,但他自己却又忍不住地会多想。
    毕竟,这次的事情,实在不容小觑。
    这日,丛林中来了一位熟悉的面孔。
    元婴天尊。
    当初,庞飞一家子选择隐匿在这里,元婴天尊并没有跟着一起来。
    他来到地球的目的,就是为了见识这里好玩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跟庞飞他们一起隐匿起来。
    这十年来,他也没来找过庞飞他们,因为他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不知道有多逍遥自在。
    而如今,他却是突然出现在这里,且神色十分不安。
    看到他这番样子,庞飞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水,先给我喝口水。”元婴天尊气喘吁吁地说。
    庞飞给他倒了一杯水,元婴天尊端起来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这一路急匆匆赶路,可真是把他累的够呛。
    喝了水,休息一会,他总算是能说话了。
    “出事了,出大事了。”元婴天尊这一开口,便将气氛一下子弄的紧张起来。
    庞飞让他别着急,慢慢说。
    元婴天尊说,“修真界可能乱套了,这些日子,总有东西从修真界中莫名其妙地落下来,全球好多地方都遭受到莫名其妙的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的袭击,有些地方,甚至造成了人员伤亡。”
    “光我知道的,就有两三出之多,试想想整个地球加起来,那该有多少啊。”
    “外面的世界,都完全乱了,大家一片恐慌,新闻媒体每天都在报道这些事情。”
    “乱了,全乱了,简直没办法描述。”
    “大家都说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个个恐慌的不行,你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
    我给你看一段视频啊。
    说着,打开一段视频递给庞飞看。
    庞飞和安瑶一起看的视频,只见画面里是应该是江州市市区的场景,高楼大厦林立,可原本车水马龙繁荣的都市,现在却是变得乱糟糟一片。
    车子胡乱的撞击,人群胡乱地跑来跑去,天空灰蒙蒙一片,好像蒙上了一层雾霾。
    人群争抢着各种各样的资源,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人命在这种时候,显得是那样脆弱不堪和无足轻重。
    整个画面,都非常的混乱,甚至透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而到了视频的后半段,更是惨不忍睹。
    庞飞和安瑶看的都是一脸阴沉,心情也是沉重不已。
    万没想到,外面的世界比这里还要糟糕,竟然乱成了这个样子。
    “哎!”庞飞不由得深深叹息了口气。
    作为天选之人,庞飞本该承担起这份重任,保三姐之平安。
    可庞飞没有这么做,而是带着妻儿,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过起了平静安宁的生活,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重大责任。
    如今的事情,就像是一击当头棒喝,再次将她敲醒。
    他还能继续躲在这里享受安宁的生活吗?
    可以,但那些人,就要遭殃了。
    庞飞能心安理得不管不顾那些事情吗?
    他不能!
    十年平静安宁的生活是他给与妻儿的,但现在外面的世界需要他了,他就不能再继续这样躲着了。
    他身上有重大的责任,承载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安全,他怎么可能再继续躲下去?

章节目录

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彦小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彦小焱并收藏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