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瑞回到了家里,钻进了厨房开始做午饭,这才忙活开呢,颜岚愁眉苦脸的走了进来。
    “再等会,马上饭就好了”边瑞说道。
    “张菁菁要走你知道么?”颜岚见丈夫专心的制作着食物,时不时用肩上的白毛巾擦一下脸上的汗水,于是走过去,帮着边瑞抹了一把汗之后这才问道。
    边瑞头也不回的说道:”知道啊,早上的时候我正好去学校转了一圈,碰到丫头和张菁菁告别,两个孩子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张菁菁他爸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去省城上学就一定好,在这里她的琴艺才能提高的更快更好嘛,这不是耽误孩子么?”颜岚抱怨道。
    边瑞停下子手中的活,伸手抓过了旁边锅台上的白毛巾,擦了一下手,然后笑着问道:“那是人家张菁菁的爸爸,他做决定还用着问你?行子,你就别看三国替古人流泪了,去那边把我腌的泡椒拿过来,这清蒸鱼还缺点味”。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就忍心教了那么久的孩子就这么废了?”颜岚一边去拿东西一边和边瑞说道。
    边瑞望着自家媳妇,忍不住乐了起来。
    颜岚被边瑞笑的有点不明所以,于是诧异的发问道:“怎么啦?我有哪一点不对么?”
    边瑞道:“不是不对,我只是觉得你越来越有烟火气了,不像是以前老是端着个架子,放在结婚前你是不会管张菁菁这个事情的,说也不会说,就算是听到了最多也就是喔一声,现在还知道替这小丫头担心了”。
    “你是嫌我烦了?”颜岚道。
    边瑞摇了摇头,伸手拉过了颜岚的手握有在手中,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替她撩了一下额前散落的碎发:“没有的事情,其实这样的日子才是最舒服的,儿女的吵闹,媳妇的唠叨,这都攒齐了才是生活的味道嘛!”
    “你还是嫌我烦了,我也不想管的,但是你说这孩子是吃这碗饭的料,十六叔也觉得是,且常带着她去山口那边村子里去听琴,现在……”。
    和张菁菁相处那么长的时间,颜岚对这小姑娘也是有一定的感情的,别说颜岚了,边瑞对这小丫头也上心,教的认真也抱有不小的期望。但是张菁菁可不姓边,人家有父亲,轮不到边瑞在这边指手画脚的。
    “人家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操心了也是白操心,我想他父亲也考虑过,最后是什么原因让他下这样的决定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咱们啊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用不了多久家里的几个小混球就让你没有心思操外人的心了”边瑞笑道。
    “孩子多乖啊!”颜岚眼中四家的四个孩子那是个顶个的好娃娃。
    两口子不提这事,开始做饭,吃着吃完了饭,边瑞便带上了工具到村西口那边准备给村里挖养鳝的塘子。
    当边瑞到的时候,发现自家的几个小掘机已经再干活了,几个二十左右半大小子正熟练的操控着这些小工程机卖力的干着活。
    “这不挺好的么,怎么还让我们过来?”边瑞随口抱怨了一句。
    边瑞的堂哥边十五正好在旁边,见堂弟这么说,笑着道:“就这两个挖机怎么行啊,老实的多干活少说话,你瞧大爷爷那边正分配任务呢”。
    边瑞抬头一看,果不其然,老爷子现在双手叉着腰,肩上披着一件蓝色的长褂,这架式好像是大领导检查工地似的。
    分给边瑞的活儿挺轻松的,就是看着抽水机,整个大空塘子现在被分了几块,边瑞一帮人负责的这一块正好任务是抽水,十来台柴油抽水机在岸上一摆,开始把塘中的水往外面小湖里抽。
    这活挺无聊的。其实大多数的活都挺无聊,现在村里什么条件,干重活哪里还需要人去弄,挖机挖上来的塘泥自有小自卸车子运走,扔到田里去肥田,所谓需要人干的活,无非就是开动机器什么的,老爷子每家动员一人过来,其实大多数人都在磨洋功。
    这么干了一天,第二天人就少了一半,因为养蚕的妇女们不乐意了,觉得这太浪费了,于是又把养蚕的人手给抽了回去,这样的话边瑞的工作量顿时成了三倍,变成了一人看三台抽水机,继续在树荫下躲太阳,继续无聊。
    啊!边瑞打了个哈欠,准备把自己带来的躺椅再放低一点,然后好好的睡个小午觉。
    “小子,好好替叔爷看着,要是那个红灯闪了就告诉叔爷听到没有?”
    把草帽盖在了脑袋上,边瑞冲着旁边的几个光腚娃子们说道。
    小家伙们很听话,因为叔爷的口袋里总有他们喜欢的好东西,光是巧克力就有好几种,有的孩子喜欢白的,有的孩子喜欢黑的,有的喜欢香味浓一些的,有些喜欢抹茶口味的,总之所有的一切叔爷边瑞的口袋都能满足,于是一帮光腚的娃子除了吃饭的时间,都围在边瑞的身边。
    边瑞也不是白给孩子吃的,就像是现在,边瑞这边手一摊开,自有一个光腚娃把边瑞的水杯给递了过来,并且还拧开了杯盖子。
    滋溜吸了一口凉茶,边瑞又把杯子给递了回去,刚才端杯子的娃子立刻又把盖子盖好,把杯子摆到了旁边的小木几上去。
    把草帽沿一拉,边瑞便开始小睡起来。
    没一会功夫边瑞就睡着了,小呼噜打的那叫一个开心啊。
    就在边瑞睡觉的时候,一辆小车从村子里一直驶到了塘子旁边,怕挡到了别人的路,车子还特意靠边停了下来。
    “哟,你们这帮小毛头在这边干什么?”
    边十七从车上下来,看到一帮小侄孙子小侄孙女凑在边瑞的旁边,还有两个傻孩子在旁边给边十九打着扇子,于是笑眯眯的问道。
    “嘘!十七叔爷,十九叔爷在睡觉呢,你要是吵醒了我们就没有巧克力吃了”
    一个奶娃子有点害怕的说道。
    边十七差点把肚皮给乐破了,抱起了小奶娃子相了一口:”不怕,等他醒了我揍不死他!”
    “不行,不行!”
    一帮小孩子连忙摆着小手,看样子生怕已经到手的巧克力飞了。
    边十七哪里管这事,他过来就是找边瑞有事的。哪里能让他继续睡啊,伸出腿来踢了一下躺椅。
    “喂,太阳晒屁股了”。
    边瑞睁开子眼睛,看了一下旁边,因为阳光有点刺眼所以一时间没有认出堂哥来,用手掌搭在眉弓上,挡住了阳光这才发现是十七哥来了。
    “十七哥,回来啦?”边瑞这就算是打子个招呼。
    把腿放下来,然后穿上了鞋子,调正子椅子背,边瑞这才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这边正巧遇到大伯,大伯让我过来通知你一下,明天早上去县里”边十七道。
    “去县里?”边瑞有点奇怪,好好的没事干去县里干什么。
    边十七道:“你那案子差不多有结果了”。
    边瑞愣了一下,失口问道:“我有什么案子?”
    “小学丢琴的案子啊!”边十七问道。
    边瑞道:“这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啊,丢琴的是小学又不是我。那些琴我都给捐给小学了,报案我也就是尽一下公民的义务罢了”。
    “那我找不管你,反正我把这事情给通知道了,明天早上大伯问你你别说不知道就行”边十七这边直接把皮鞋脱了下来,垫在了草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干什么?跑过来装深沉?”边瑞瞅十七哥的样子,调笑道。
    边十七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菁菁这孩子算是……哎!”
    边瑞真不知道说啥好了,颜岚担心一回现在十七哥又担心了一回。
    ”您哪,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娃娃吧“边瑞笑道。
    十七哥家的孩子比边瑞家的小上三四个月,是个小闺女出生之后就是哭闹个不停,每天白天死睡,晚上折腾人,好在四婶有耐心晚上都是他照应,要是让十七嫂和十七哥两人来,估计早就双双以头撞墙了。
    “对了,你的得牛场还要不要招人了?”
    “不要了,干什么?不过要是有勤快的,眼中有活的人也是需要的”边瑞说道。
    “那行,那的一个小表侄现在马上毕业了,想在老家这里找个活儿干干,你这边我觉得不错,正好让他到这边来试试?”
    边瑞道:“那你可想好了,介绍进来是进来,我这边不会有特殊对待,而且劳动强度可不小,他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十有八九干不了,到时候我要开人你可别来说情!”
    介绍人进可以,干活不行边瑞也是不要的,因为你不撵走这些人,就是对那些认真工作卖了死力气人的嘲弄,让他们觉得干活烂没关系只要是有关系就行。边瑞所有的厂子都是一样的,什么都不看,就是看你干活态度如何,磨洋工的,耍小聪明的边瑞一概不要。
    边十七点头道:“那是自然!主要是让他锻炼一下”。
    如果是换别人大家可能还不当回事,但是边瑞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小二百五,大家到是能够理解了。
    有时候世上的事情就不么有意思,一般人介绍亲友进厂子,要是被开除了肯定会觉得没面子,但是边瑞这样的所有人都觉得,能给面子收进厂子那就难得了,至于被开除,那肯定怨你没有干好活。

章节目录

乡间轻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醛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醛石并收藏乡间轻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