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乘风好奇的摸了过去,刚拐过长廊便见两名男子正在凉亭下打着叶子牌,他凑近看了看,这两人面孔颇生,应该是没见过,这两人瞧见李乘风的身影也不以为意,只是瞥了他一眼后,便又继续专注的打起叶子牌来。
    李乘风瞧了一眼,发现他们打的正是最为常见的叶子牌,这种叶子牌与李乘风之前世界中的扑克已经非常接近,只是称呼叫法和一些玩法规则不同。
    这种叶子牌分为文钱、百子、万贯、十万贯、,其中文钱共有十张牌,分别为一文钱到十文钱;百子则分别为一百子到十百子,有十张牌;万贯分别为一万贯到十万贯,有十张牌;十万贯则是从十万贯到百十万贯,同样共有十张牌;另外还有八张特殊牌,分别为千万贯、万万贯、京万贯、无量数、金孔雀、玉麒麟、空荡瓶、半齾(e饿音)钱,总计四十八张牌。
    这两人玩的玩法却是非常简单,只是各**五张牌,凑成不同牌型打出,其中2、5、10以及特殊牌则为分数牌,可以凑成牌型打出,可一旦被对方压下,特殊牌则被对方“虏获”记为分数,牌局结束后,分数高者获胜。
    李乘风看了一会后,那两人中面皮黝黑的男子扭头朝着李乘风招手笑道“李真人既然醒了,何不来一块玩耍?”
    李乘风也不客气,大咧咧的过去坐下,但他却道“你们这玩法早就过时了,要不我介绍你玩一种新叶子牌,一种新玩法?”
    其中身材较胖的男子眼睛一亮,连忙笑道“哦?李真人有新玩法?”
    李乘风点了点头,说罢,他便用茶水在凉亭石桌上写下了现代扑克的方块、红桃、草花、黑桃等牌型,以及一到十,然后jqka,以及大小王等特殊牌的图样并对其进行了简单介绍。
    这面皮黝黑的男子显然是个老赌棍,见猎心喜道“这叶子牌倒是没有见过,有五十四张牌,倒是比之前叶子牌多上六张。”
    胖子也道“牌型倒是也简单好记,只是这勾、圈、凯、尖对应的图案又是什么说法?”
    李乘风笑道“鸡蛋好吃,管它下蛋的是谁干嘛?”
    胖子一愣,哈哈笑道“也是也是。”
    李乘风随即给他们科普了斗地主的玩法,黑皮男子便自告奋勇的到后屋重新临时做了一副全新的叶子牌来。
    李乘风一瞧,这些全新的叶子牌,背面都是一样的,是上好的油纸裁剪而成,整齐而坚硬,正面则是临时画上去的花色与数字、标记,正好是五十四张牌。
    李乘风带着他们打了几圈牌后,两人很快便明白了斗地主的规则,立刻玩得不亦乐乎,大呼小叫起来。
    李乘风带着他们打了几圈后,三方有输有赢,李乘风便道“这博戏不押彩头也没甚意思。”
    胖子一拍大腿,道“我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滋味!原来是少了彩头!”
    黑皮笑道“是是是,加点彩头才有意思。”
    李乘风下意识伸手到头上摸了摸,他以往在发髻里面会藏上一两张叠放整齐的银票,可这一下却没有摸到自己熟悉的发髻,摸到的却是一颗已经微微长了一点青须须发茬的脑袋瓜,他随即苦笑道“小弟流落至此,身无分文,只好向两位大哥先借点,回头赢了当场退还,输了改日再补,如何?”
    胖子眼珠滴溜溜乱转,笑道“成嘞!”说罢,便从身上摸出两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李乘风。
    李乘风接过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两张银票是东南商会的银票,他心中暗自嘀咕看来这个胖子是东南州郡那边的人,只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若他也是大师姐的人……
    那岂不是说明整个大齐都有大师姐的人?
    如此看来,大师姐的力量已经遍布整个大齐,哪里都有她的人!
    李乘风心中暗凛,脸上却是笑吟吟的接过银票,然后他折断出二十根小树枝,道“这便当作筹码,一根为五十两,每局底注一根,如何?”
    两人都笑着效仿,只不过胖子是一拍凉亭扶手,地上便猛然间跳起一蓬断枝落叶,胖子又随后打了个响指,这断枝便瞬间被无形无迹的风刃切开,哗啦啦的落下时,却正好是二十根整整齐齐的小树枝落在他跟前。
    黑皮也笑眯眯的看着,他双手按桌,一动不动,在他跟前桌上却缓缓凝聚出十根整齐划一的小树枝,没人知道它们怎么来的,怎么出现的。
    两人不动声色的露了一手,李乘风心中更加警惕,知道这两人看起来一副老赌棍模样,可实力却是不容小觑。
    三人笑吟吟的打起斗地主,几轮下来,互有输赢,但总体上却是胖子赢得较多。
    他喜滋滋的往跟前划着筹码,笑嘻嘻的说道“承让承让。”
    李乘风见他们两人都已经入戏,他也不急,微笑了一下,开始认真玩了起来。
    李乘风本来就是赌坛高手,又记忆惊人,几圈下来当了两回地主,便已经开始赢牌,这一下反而急得胖子抓耳挠腮,眼见自己赢的都赔了回去,心中百般不甘。
    又打了六轮,李乘风已经是将两人跟前所有的筹码都赢了过来,只赢得两人面色难看,李乘风笑吟吟的将其中两张千两银票还了回去,道“胖哥,这是还你的。”
    胖子不悦嘟囔道“这一下就赔了两千……”
    李乘风笑道“哪里的话,胖哥你这不还有钱进账么?”
    胖子愕然道“我哪里来的钱进账?”
    李乘风故作讶然道“这两张银票,里面有一张不就是他欠你的么?”说着,他指了指黑皮,他又道“说起来,胖哥这不是还赚了一千两么?”
    胖子顿时恍然,他借李乘风两张一千两银票,李乘风将他们两人筹码赢光,也就是赢了两千两,现在还他两张银票,看起来是他一下亏了两千,可实际上其中有一千两是黑皮赔给他的,所以他只赔了一千两,回头管黑皮要一千两就行。
    而且,照李乘风这说法,他这样一算,好像的确是“赚了一千两”?
    只是,这么一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样想了一会,胖子一拍大腿,道“你小子,耍你胖爷呢!”
    黑皮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头蠢猪,终于想明白了!”
    胖子冷笑道“我蠢?你又好得到哪里去了?不也是眨眼赔个精光?”
    眼看两人瞪眼就要吵起来,李乘风连忙劝解道“二位不必如此,牌桌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嘛!相信二位平日都是赌王,只是今日心善,当了一会慈善赌王,也算救济一下身无分文的小弟了!”
    两人一听,尽皆哈哈大笑,转怒为喜,胖子笑道“来来来,再来再来。”
    他正要伸手去洗牌,却忽然听见身后一声冷笑道“你就别丢人现眼了!快,滚开,让我来!”
    胖子一听这声音,立刻非常乖巧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让开路,将身后的陈璐豪让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陈璐豪显然已经观察了一阵,对玩法已经熟悉,很快他便上了手,两圈下来后,他小赢一笔,第三轮开始正要下注时,李乘风却忽然拦住,道“这点儿赌注现在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赌点别的?”
    陈璐豪盯着李乘风似笑非笑的说道“哦?比如呢?”
    李乘风盯着陈璐豪道“谁输了,就回答对方一个问题,怎么样?”
    陈璐豪脸色微变,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黑皮却是脸色一变,连忙摇头“我不玩,不玩不玩。”
    李乘风刚要再劝他,却听见黑皮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我跟你玩!”
    李乘风心中巨震!
    因为他一下便听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正是大师姐!

章节目录

破天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破天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