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了个兑换点,程煜用身上携带的美金兑换了十万卢布,然后购买了一张当地的不记名电话卡。
    把手机里的电话卡更换了之后,程煜接收到了几条微信。
    除了宁可竹问程煜出差怎么没跟她打招呼的一条之外,其他的几条全都来自于庄毅。
    先给宁可竹回复了一下,程煜告诉她,自己也是临时决定的出差,当时已经很晚了,就没跟她说,直接离开了吴东。
    考虑到这已经两天了,程煜又补充了一条可没想到刚到地方,就被拉着上了一艘船,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船只所处的海域居然没有手机信号。现在才终于回到三亚。妈您别生气,我估计还得在这边待几天,回去以后再向您请罪。
    然后,程煜开始逐条看着庄毅发来的消息。
    第一条是告诉程煜,他想好了。
    第二条是询问程煜怎么没回消息。
    第三条是个视频通话未能接通的提示。
    第四条是庄毅让程煜赶紧回复他的消息。
    ……
    后边基本上都是催促程煜回复,其中夹杂着一条询问程煜是不是不打算继续管下去了。
    程煜叹了口气,心道这个庄毅还真是够沉不住气的。
    敲了几个字,程煜犹豫了一下,最终又把那几个字删掉了。
    然后,程煜直接给庄毅发了条语音通话过去,庄毅那边近乎于秒接的接听了这个语音通话。
    “程少,您终于给我消息了,我还以为您不打算管我的事儿了呢!”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要跟我的朋友面谈。我朋友住的地方,又远又偏,手机信号都没有,我刚刚才看到你的消息。”
    庄毅那边长吐了一口气,忐忑的说“对不起,程少,我是担心您不打算管我的事儿了。”
    “你运气不错,我朋友经过考虑之后,决定帮你。不过,我之前给你的建议,你有想清楚没有?到底要采取哪种方式?”
    庄毅立刻说道“多谢多谢,程少,您也替我谢谢您的朋友。您的建议,我仔细的考虑过了,我觉得,如果不把事情做彻底了,我不放心。那个人,我太了解了,我怕还会有后续的麻烦。”
    程煜叹了口气,心说不管你怎么决定,马克西姆都不可能为你带来后续的麻烦。我给你那个建议,只是希望你的余生不用背负更多的罪孽而已。无论如何,杀人总是会产生心理上的不安的。
    “行吧,决定权在你。我会按照你的要求转告我的朋友,他会尽快帮你发布订单。”
    “多谢程少。哦对了,程少,之前那笔钱,我已经让人转账了,预计今天能到账……”
    程煜打断了他的话,说“好,我知道了。你也不要呆在吴东了,毫无意义,回去吧,在家安心的等我的消息。有进一步的进展,我会告诉你的。”
    庄毅愣了愣,说“程少,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程煜无奈的问“又有什么请求?说罢。”
    庄毅斟酌了一下词句,说道“我想,发布订单的时候,能加入一条,我想跟他们一起参与整个的过程。”
    程煜一愣,断然拒绝“这不可能!”
    “程少,您帮帮我……”
    “你要的是结果,对方也有自己的商业机密,绝不可能允许你跟随他们一起的。好了,这个问题不要再提,你回西溪老老实实等待我的消息。如果你坚持,那么这件事我也可以放手不管,你自行解决。”
    “……”
    庄毅见程煜如此坚持,他也知道再说下去只怕会直接激怒程煜,只得讷讷作罢。
    “好吧,程少,那无论如何,如果有人接受了订单,还请您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程煜随口敷衍“好。就这样。”
    挂了电话,程煜看看乌兰乌德的街道,倒是比伊尔库茨克还要破旧一些,但他也明白,无论在这里想要住进哪家酒店,凭自己现在的状况恐怕都无法做到。
    原本还想着能不能想办法弄辆车,到了乌兰乌德之后直接奔赴马克西姆所在的位置,但只有到了这里,程煜才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这一路,虽然中途休息了会儿,之后也只有八个小时的路程,可是程煜直到现在,还觉得双腿有点儿不是自己的,加上腰酸背疼,更是觉得骨头都快散架了。他估计,要不是拥有了神抠系统之后,自己的身体素质多多少少也被提高了一些,只怕半路上自己就已经挂了。
    虽然完成系统任务是越早越好,但现在这种状况,程煜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必须要找个酒店好好的休息一天到两天,才能继续。否则,即便有那些系统赋予的能力相助,只怕自己也得把命丢在马克西姆的基地。
    这一次,程煜面对的,可是接近二百个敌人。
    并且,和在马岛不同的是,这些人,从跟程煜打第一个照面开始,只怕就必然是要相互开火的,没有任何转圜的可能。不像在马岛那回,程煜还跟他们斡旋了很久,至少那些人根本不知道程煜的目的和身份。
    这次完全不同,程煜只要闯入了马克西姆的基地,无论程煜的身份是什么,他将面对的都会是马克西姆必然的灭口行为。
    马克西姆是绝不会允许有陌生人进入到他的基地还全身而退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弗拉基米尔,也只有他有可能在乌兰乌德找人帮程煜解决住宿的问题了。
    直接拨打了弗拉基米尔的微信语音通话,弗拉基米尔接电话的速度虽然没有庄毅那么快,但也是刚听到语音提示就选择了接听。
    “先生,您到了?”
    目前为止,只有弗拉基米尔是知道程煜身在俄罗斯的。
    “嗯,在乌兰乌德,我没有想到这趟过来会这么辛苦。本打算直接做事的,但现在,我需要有个地方休息一两天。”
    弗拉基米尔稍稍沉吟,道“您稍等一会儿,我找找我的一位朋友。然后再通知您该去哪儿找他。”
    程煜挂断了电话,在街边随便找了家咖啡馆,坐下点了杯酒。
    一口酒下肚,程煜只觉得整个人松弛了不少,然后眼皮子居然就有些发沉了。
    没多久,手机响了起来,是弗拉基米尔回复的。
    “先生,我联系上那位朋友了。那个家伙,其实我跟他也不算太熟,是我在做警长那两年的时候,帮过他一个忙。”
    程煜明白了,对方毫无疑问是个捞偏门的,弗拉基米尔所说的帮过那人一个忙,无非是帮他跑路。
    “嗯,我明白了,你继续说。”
    “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让你直接过去找他。其他的我都跟他说明白了,虽然他没跟我提过报酬,但我想他肯定会跟您直接提,所以您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人,不可太相信,但如果您需要一些商店里买不到的东西,他应该也能为您解决。不管如何,您跟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为上。”
    程煜完全明白了弗拉基米尔的意思,所谓商店里买不到的东西,毫无疑问是枪械之类。弗拉基米尔非常清楚程煜这趟去俄罗斯的目的,虽然程煜没跟他说自己是要去杀了那些人,但是弗拉基米尔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像程煜说的那么简单。至少,面对那些人肯定是会存在一定的危险的,身上带着枪支,至少也可以起到一个防身的作用。
    “好,你的话我记住了。”
    “地址我随后就发给您。”
    程煜再度挂断电话之后,微信的提示来了,连续两声。
    随之而来的,是脑中一声叮响,一个金光灿灿的+100缓缓浮现。
    程煜虽然还没看手机,但也知道,这两声微信提示当中,至少有一条是庄毅发来的,大概是他那一百万美元到账了,这毫无疑问属于意外之财,也是可以为程煜带来一定积分的。
    看了一眼手机,果然,一条是弗拉基米尔发来的地址,另一条则是庄毅告知程煜,钱已经打到他的账上了。
    结了帐,程煜起身拦下一辆出租车,把弗拉基米尔发来的地址给司机看了看,司机表示这一趟需要五百卢布,程煜当然明白这远比打表的价格高得多,但也懒得跟司机讨价还价,当即答应下来。
    乌兰乌德市区本来就不大,二十分钟之后,出租车司机便表示已经抵达了程煜要到的地方,付了钱,程煜下车之后,四下张望了一番。
    两个穿的略有些寒酸的俄罗斯人注意到了程煜,他们彼此交头接耳一番,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冲着程煜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俄语,程煜也没听懂,但大致上听到这段话里有一个词,很像是弗拉基米尔的发音。
    “我,弗拉基米尔,朋友。”程煜用三个简单的英文单词,向那两个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也不知道那俩人有没有听懂,还是刚才开口的那个人又说“ki塔伊(发音)?”
    这个词,程煜自然听懂了,这是俄语中对中国的称呼,于是他点了点头,那两人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程煜跟在他们身后,一同朝着路边的一幢小楼走去。
    推开门,那俩人停了下来,又冲着程煜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俄语,程煜完全是一头雾水,但大致看出这是让自己进去的意思。
    仗着有系统防身,程煜先在系统商城里兑换了一个武术之后,迈步而入。无论如何,基本的戒心还是要有的,一旦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将武术应用之后,程煜有自信能保全自己。
    屋内是一家灯光昏暗的小酒吧,中间是一张破旧的桌球台,边上有几张桌子,顶端则是一个吧台。
    几张桌子边,一共坐了四个人,一个穿着短裙的俄罗斯女子站在桌球台边,好奇的打量着进门的程煜。
    吧台里有个酒保,外边坐着一个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长相,但身材适中,脸型瘦削的男人。
    “你是程先生?”
    那名短裙俄罗斯女子打量了程煜一番之后,开口用英语问到。
    程煜微微松了口气,因为之前弗拉基米尔说程煜要见的人不会说英语,程煜还担心了一阵子。现在见有个女人能用英语跟他对话,至少沟通上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是的,我是弗拉基米尔的朋友。”
    女子听罢,妩媚一笑,径直走向吧台边那个男人。
    轻轻一跳,女人像是小猫一般跳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小声用俄语跟那个男人说了几句,那个男人点点头,一把拍在女子的屁股上,又冲着酒保说了句什么,女人这才又开口说道“程先生,斯捷潘说让你过来喝一杯。”
    程煜迈步向前走去,坐在了那个名为斯捷潘的男人旁边。

章节目录

抠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萧瑟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瑟良并收藏抠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