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一天,太子朱和堉连续两次公开探望赵俊臣,并没有遮掩行踪,引来了各方瞩目,却也有朱和堉刻意为之、想要逼迫赵俊臣尽快表态的意思。
    相较之下,沈常茂拜访七皇子朱和坚之际,则是轻车简从、态度低调,进入七皇子府邸的时候还屈尊纡贵的走了后门。
    朱和坚目前还只是一位寻常皇子,沈常茂则是外朝的内阁首辅,两人的这次会面已是触犯了朝廷忌讳,很容易让人抓到把柄,自然是知情者越少越好。
    事实上,沈常茂今天秘密拜访朱和坚之前,他们就已是暗通款曲很长一段时间了。
    朱和坚想要利用沈常茂的权势地位,让自己继承储君之位以后可以迅速站稳脚跟,沈常茂也想要傍上未来储君的大树,稳固自己岌岌可危的首辅之位,可谓是各有所需、一拍即合。
    这一天,沈常茂与朱和坚的秘密会面,就是为了正式敲定双方的盟友关系。
    这件事情至关重要,朱和坚这几天的身体状况不好,但依然是强打精神、隆重迎接了沈常茂、态度极为谦逊。
    两人见面之后,自然是免不了要客套一番,沈常茂大肆夸赞朱和坚有潜龙之资、朱和坚则是恭维沈常茂乃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当真是友善和睦、其乐融融。
    好不容易等到这些客套结束,这场谈话即将要进入正题之际,太监贾伦则是表情严肃的快步走进了房间,弯腰在朱和坚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听到贾伦的禀报,朱和坚表情间的亲切与温煦,顿时就变成了阴鸷与冷厉。
    朱和堉与赵俊臣,极有可能已经结盟!
    这件事情对于庙堂格局的影响力之大,再是如何高估也不为过!
    从某方面而言,赵俊臣与朱和堉可谓是优势互补,两人一旦是结成同盟之后,朱和堉的储君身份与清正名声将会很大程度上提升赵俊臣的声誉,赵俊臣的城府心机也可以极大弥补朱和堉在谋略与权势等方面的不足。
    最重要的是,赵俊臣一向是很清楚朱和坚的真实秉性与狼子野心,一旦是赵俊臣把这项情报告知于朱和堉,朱和坚今后就再也无法随意操弄朱和堉了,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朱和坚的朝野评价。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前往东宫拜访太子,却没想到他的变化竟是这般巨大,会主动与赵俊臣寻求结盟!两人的这场会面持续了近两个时常,十有八九已是结成了同盟!这样一来,不论是朝廷的格局、还是我的处境,都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俊臣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当初的赵山才,朱和堉得到了他的辅佐之后,说不定就有了翻盘的可能!最重要的是,一旦是朱和堉从赵俊臣那里得知了我的伪装与暗算,以他的性格必然是要与我撕破脸面,说不定还会当众揭露、与我对证,到时候必然会影响我的形象,必须要尽快寻到对策才行……
    不过,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这般地步!赵俊臣一向是城府深沉、自私自利,他绝不会真心辅佐朱和堉,也绝不会这么快就毫不保留的把所有消息尽速告知于朱和堉,他就算是与朱和堉达成了结盟也只是为了利用朱和堉罢了,肯定不会太早揭露底牌,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我与赵俊臣还没有彻底撕破脸面,还有缓和关系的余地,维持我与太子之间的均势才是他的最佳选择……”
    暗思之际,朱和坚的表情阴晴不定,眼中不住闪烁着阴鸷之色。
    仅只是短短片刻之间,朱和坚的脑子里已经冒出了几十条阴狠毒辣的主意。
    另一边,见到朱和坚的这般表现,沈常茂不由是心中一惊。
    朱和坚所表现出的阴鸷气质,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但依然让沈常茂这样一位宦海沉浮多年的权臣不由是心生惊悸。
    但转瞬之间,朱和坚再次恢复了此前的和煦亲切,让沈常茂只觉得自己刚才产生了错觉。
    然后,朱和坚转头看向沈常茂,浅笑道:“刚刚收到了一个很是不可思议的消息,和坚心中颇是惊讶,不由是有些失态,却是让沈首辅见笑了。”
    朱和坚的这一番话,沈常茂不由是转移了注意力,连忙问道:“不知是什么消息,竟是让七皇子殿下这般吃惊?”
    朱和坚的表情很是复杂,夹杂了三分失望与三分沉痛,缓缓说道:“这般消息倒也不算机密,若是沈首辅如今留在自己的府里,想必也同样是收到了消息……就在今天的朝议结束之后,太子殿下他前后两次前往赵府拜访赵俊臣,尤其是第二次的拜访,太子殿下与赵俊臣更是秘密交谈了近两个时辰!唉,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两人应该是联手结盟了!”
    “什么!?太子与赵俊臣?他们一向都是势同水火,如今竟是联手了?”
    听到朱和坚的解释,沈常茂不由是目瞪口呆。
    见惯了赵俊臣与朱和堉之间的针锋相对、势同水火,沈常茂完全无法想象这两人转眼间就已是抛弃旧怨、达成结盟。
    与此同时,沈常茂的内心深处还隐隐感到了一丝无力。
    近年来,随着赵俊臣的权势愈发强大之后,庙堂格局之变动也是愈发激烈,沈常茂固然是朝廷中枢的老资格权臣了,现如今更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阁首辅,但庙堂局势的走向很早就脱离了他的控制与算计,只能被庙堂局势牵着鼻子走。
    内心深感无力之余,沈常茂也就愈发迫切的想要与朱和坚达成结盟了。
    沈常茂心中很清楚,他能够成为内阁首辅只是德庆皇帝的权宜之计罢了,他的谋略、眼光、与权势,皆是远远不如周尚景,更无法像是周尚景一般可以稳定朝野、执掌大局,随着庙堂局势的逐步走向混乱,他迟早会成为朝堂乱象的背黑锅人选,最终不仅是失去了内阁首辅之位,说不定还会身败名裂!
    但沈常茂不想失去内阁首辅的尊位,更不愿意身败名裂,所以他必须要傍上即将要成为新任储君的朱和坚,以此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此时,见到朱和坚的表情变化,沈常茂自以为猜到了朱和坚的心思,很快就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冷笑模样,道:“呵!陛下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早就对太子彻底失望了,也早就不满于赵俊臣的跋扈妄为,不过是两条即将要沉没的破船,绑在一起难道就能横跨汪洋不成?七皇子殿下你安心就好,储君的位置迟早都是你的!太子即使是与赵俊臣结盟之后,也绝无法避免被废黜的命运,只会引来陛下更猛烈的打压!”
    沈常茂如今想要傍上朱和坚这棵大树,与赵俊臣的关系也一向恶劣,如今自然是极为敌视赵俊臣与朱和堉的联盟。
    见到沈常茂依然是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朱和坚心中不由是一阵鄙夷。
    若说赵俊臣与太子朱和堉二人乃是即将要沉到海底的破船,那沈常茂又算是什么?一块只能随波沉浮的腐烂木板不成?
    德庆皇帝短时间内还不会彻底抛弃赵俊臣与太子朱和堉二人,但沈常茂可就不一定了!即使是不提前段时间的朝野乱象,就说是目前正值河套战事最为激烈之际,但负责后勤补给的户部衙门却是迟迟无法运转,渐渐已经影响到了前线战事,这般情况一旦是出了纰漏,沈常茂就会是首当其冲的替罪羔羊!
    若不是看中了沈常茂还有些权势与影响,朱和坚根本不会浪费心机应付他!
    但表面上,朱和坚依然是态度谦和,表情间更是充满了悲痛,叹息道:“唉!我并不关心自己能否继承储位,只是痛心于三哥他放弃了底线,为了稳固自己的储位,既然是选择与赵俊臣这样一个贪官奸臣合作!三哥从前固然是办事鲁莽,但至少是声誉尚佳,但若是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三哥他的一世清名岂不是毁于一旦?”
    听到朱和坚的暗示,沈常茂顿时是眼睛一亮,点头道:“确实如此!太子一向是声誉极佳,也深得清流们的拥簇,他如今选择与赵俊臣这样一个贪官奸臣合作,不仅是声誉尽失,清流们也很快就会弃他而去,只怕是得不偿失!”
    说到这里,沈常茂意味深长的预测道:“我敢说,只需三天时间,这件事情就会人尽皆知,到时候必然会招来无尽的非议!
    嘿嘿,说起来,自从太子他失了圣眷之后,清流们的立场就一直是摇摆不定,既是倾向于七皇子殿下,也不愿意随意抛弃太子,现如今只需要稍稍引导一下舆论,让他们彻底转变阵营、毫无保留的支持七皇子殿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沈常茂明白了自己的暗示,朱和坚依然是轻叹摇头,一副很是担忧朱和堉的模样。。
    利用沈常茂的渠道,到处宣扬赵俊臣与太子朱和堉的结盟之事,进而引发朝野间的舆论压力,只是朱和坚尝试破坏赵俊臣与太子朱和堉之间结盟关系的一种手段罢了。
    实际上,朱和坚并不期望这般手段能够成功,因为他深知太子朱和堉的固执性格,只怕是不会屈服于舆论压力,而且赵俊臣的声誉如今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清流们也未必就会出现太激烈的反应。
    就像是沈常茂的猜测一般,趁着这次机会把清流势力彻底收为己用,才是朱和坚的真正目标。
    不过,朱和坚还有后续的手段。
    然后,朱和坚又说道:“我们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子他走向歧途!说起来,王保仁接任了太子太师的职位之后,就担负着教导太子的权责,我们不妨是把这个消息通告于他,让王太师出面劝诫太子一番。”
    沈常茂却是迟疑道:“王保仁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精明性子,如今又正在代表朝廷坐镇南京官场整肃各大衙门,这件事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只怕是不会出面干涉吧?”
    朱和坚则是轻声问道:“听说,朝廷中枢这一次针对南京六部的计划,全是出于赵俊臣的主意?南京六部一向是王保仁的势力根基,他这一次亲自出面整肃南京官场也只是被迫而为,心中必生怨愤!只要是咱们把这个消息告知于王保仁,王保仁就一定会记恨赵俊臣的暗算,也一定会竭力阻止太子与赵俊臣的结盟!”
    听到朱和坚的这般说法,沈常茂顿时又是眼睛一亮,抚掌道:“妙啊!朝廷中枢想要从南京六部收回权柄,确实是因为赵俊臣的极力推动!也正是根据他的计划,朝廷中枢才会布下陷阱、算计了王保仁,让他亲手毁掉自己的势力根基、出面整肃南京六部!
    不过,作为补偿,陛下也向王保仁承诺了事后会让他入阁辅政、执掌大权!
    若是让王保仁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就必然会对赵俊臣恨之入骨,即使是不能阻止赵俊臣与太子的结盟,也会彻底变成他们的敌人!
    到了那个时候,王保仁十有八九就会投靠七皇子殿下,而七皇子殿下也就多了一位内阁阁老的支持!”
    连连赞叹之际,沈常茂不由是忽略了朱和坚的年纪轻轻,深为钦佩朱和坚的心机手段。
    不过是稍稍引导了一下局势,朱和坚就为自己扩充了势力、招纳了盟友,还给赵俊臣与朱和堉引去了许多麻烦,这般四两拨千斤的巧妙手段,只怕是许多庙堂老臣也是愧不能及。
    只是,钦佩于朱和坚的巧妙手段之余,沈常茂的脑子里突然又浮现出了朱和坚刚才一闪而过的阴冷气质,心中却又多了些许敬畏之意。
    另一边,见到沈常茂这般识趣、极力配合自己,朱和坚眼中闪过了一丝满意,点头笑道:“太子他选择与赵俊臣结盟,实属不智!就算是想要寻求盟友支持自己,也应该选择像是沈首辅这样老成谋国的股肱之臣才对!
    当然,我也知道沈首辅这段时间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庙堂局势不稳的缘故,父皇他也确实是有些不高兴,但我认为庙堂里的诸般乱象皆是与沈首辅毫无关系,若不是沈首辅的极力维持,庙堂局势只怕会更加混乱!还请沈首辅放心就是,等我这两天入宫觐见父皇的时候,一定会为沈首辅美言的!”
    听到朱和坚的这般说法,沈常茂顿时大喜。
    他今天主动拜访朱和坚、放下身段主动迎合,不正是为了朱和坚的这句承诺吗?
    于是,沈常茂的老脸上也多了几丝笑意,点头道:“七皇子殿下能够体恤老臣,老夫当真是欣慰至极!”
    朱和坚的笑脸愈发温和,又道:“沈首辅一向是我最为钦佩的前辈,就应该多加交流才是。不过,你我二人的身份敏感,像是今天这样的直接见面不免是引人非议,今后沟通之际还是通过中间人为好。”
    说到这里,朱和坚稍稍思索了片刻,再次提议道:“听说,太常寺卿王伦乃是沈首辅的心腹?太常寺一向是执掌宗庙礼仪,并不被各方所瞩目,我前些年也时常前往太常寺学习礼制,你我二人若是今后有事,不妨是通过太常寺卿王伦进行接触如何?”
    沈常茂沉思片刻后,也觉得朱和坚的说法有理!
    在朱和坚正式成为储君之前,两人若是时常接触的话,很容易就会被人抓住把柄,还是通过中间人沟通更为保险一些。
    从各方面而言,太常寺卿王伦都是双方中间人的最佳人选。
    于是,沈常茂点头道:“也好!七皇子殿下今后若有事情需要老夫协助,可以把消息传给太常寺卿王伦,我若是有事情需要七皇子殿下协助的话,也会把消息留在王伦那里,就是要麻烦七皇子时不时前往太常寺了。”
    听到沈常茂的这般说法,朱和坚的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计谋得逞的得意。
    对于朱和坚而言,寻找双方沟通的中间人是假,趁机骗取沈常茂的允许、堂而皇之的与“沈党”官员进行接触,才是朱和坚的真实意图!
    太常寺乃是一个清水衙门,太常寺卿王伦作为朝廷正三品大员固然是地位清贵,本人也有资历与人脉,但手里的实权太少,终究只是“沈党”的边缘人物,必然是心中有所不甘!
    这样的人物,最是容易收服!
    而且,朱和坚一旦是收服了太常寺卿王伦之后,就可以利用王伦的人脉与渠道,进一步把所有“沈党”官员收入自己门下!到了最后,整个“沈党”都将会归顺于朱和坚。
    朱和坚是一个自私多疑之辈,从来都不需要盟友的支持,他只需要俯首帖耳的驯服部下罢了!
    所以,朱和坚自始至终都不是真心与沈常茂结盟——在朱和坚的眼里,沈常茂也不配成为自己的盟友!——他从一开始就是想要趁机侵吞沈常茂的权势与人脉!
    最终,即使是沈常茂本人,也只能对朱和坚马首是瞻!
    当年赵俊臣可以利用一个詹善常就收买了绝大多数“温党”官员,我朱和坚如今利用王伦把“沈党”官员尽数收为己用,也绝不是问题!
    “若是我同时吞并了‘太.子党’与‘沈党’的势力,即将要入阁辅政的王保仁,也很快会成为我的支持者……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会拥有不逊于周尚景与赵俊臣的权势与影响,再加上父皇的支持与维护,我的地位将是无可动摇,即使是赵俊臣与太子结盟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朱和坚面向沈常茂的笑容也变得愈发诚挚与谦和。
    “既然如此,今后就请沈首辅多多指教了!”
    就在朱和坚与沈常茂的会面结束之际,周尚景也同样收到了详尽情报。
    周尚景所收到的情报之中,不仅包含了赵俊臣与朱和堉极有可能已经结盟的消息,沈常茂秘密拜访朱和坚的消息也同样没能瞒过周尚景的眼线。
    当周府管事周全把这些消息禀报于周尚景的时候,周尚景正在书房里审阅河套战事的相关奏疏,表情颇为专注。
    与德庆皇帝一样,周尚景极为重视朝廷收复河套的战事,这段时间也投入了许多心血,但眼看着户部衙门的愈发混乱、以及自身的老迈不济,周尚景也渐渐产生了一些难以维系的无力感。
    听到了周全的禀报之后,周尚景放下手里的奏疏,缓缓闭上了双眼,疲惫的老脸上满是思索之色。
    “庙堂中枢的局势发展,可谓是愈发有趣了……赵俊臣选择与太子朱和堉结盟、沈常茂则是与七皇子朱和坚携手合作,庙堂格局与往日已是截然不同……陛下的心思也是难以预测……唉,自己当真是老迈了,一时间竟也无法推算出这般新格局的走向……
    必须要排除一些难以预测的因素,让庙堂局势变得清晰简单一些才行……恩,就从赵俊臣开始吧……户部衙门这段时间太过于混乱了,已经影响到了前线战事,赵俊臣则是躲在后面装病不愿意承担责任,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为何,必须要尽快逼迫他走到幕前!”
    暗思之际,周尚景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再次睁开了双眼,缓声吩咐道:“传讯下去,漕粮的事情,可以发作了。”
    ……
    ……
    :。:

章节目录

摄政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虫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虫豸并收藏摄政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