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轻力壮的读书人闻风纷纷疯狂争抢着奔往西南边界驻军点报名投靠......
    这时候,那些有关系有靠,在灾后还能混吃国家,还能照样轻松当爷活着的人都在忙着抢官,为自己,为亲朋好友......
    灾后空出的县官镇官甚至州府官多着呐,怎可错失良机.....
    这些人和家族子弟自然不会投什么西南去钻野林子教化野人遭那罪。
    等他们抢官失意又遭受了重重打击......朝廷不得不在税收和官府机构等方面连续强推改革断掉了他们白吃国家的种种裙带关系和位子,全面取消了他们曾经有的种种特权,这时候他们回了神,后悔了,再想选择投奔西南已经晚了。
    西南不收他们这样的轻力壮读书人。
    但,对这些人来说,不能投奔西南也未必是坏事。
    因为,不用受骗去当劳工受苦了。
    西南所谓的教化实际是当奴隶劳工,
    悄然从西南发往海盗国及海外各地当矿工修路河工等,也确实与教化沾点边,是和那些异族蛮子一起拼命干活中顺便教教蛮子......
    海盗国招收宋国读书人当奴隶,就是嫌弃异族奴隶听不懂话,用着麻烦。
    宋国这些读书人虽然只会之乎者也说大话轻狂假话,不会干活,强迫学干活也笨手笨脚的显得蠢笨不如那些大字不识一个却习惯了劳作的农夫心灵手巧学得快,但有底子在那,有脑子会学习会思考钻研,就象招的大学生不是这个专业的但底子在那学新东西干新工作也能很快上手一样......反正总比愚昧野蛮又迷信的异族土著蛮子强太多了。
    海盗是计划用这些读书人在残酷辛劳实践中自动练出技术工和各种领班.....属于废物利用,以劳动改造赎罪和改变思想,实际也是给了这些满脑子毒素的儒生一个获得新生的机会,至少不用承受宋国必然要发生的战乱血洗大灾,不用各种绝望悲惨死在乱世中。
    海盗国的奴隶也分类。
    有的是用死算完。有的是表现好就能获得公民身份,尽管只是除了房子就一无所有的最低等——五等公民。
    成了公民,一切就有了基础,就有了获得一切的希望。
    这些读书人的结局到底会如何,就看他们自己怎样表现了......反正机会是给了。
    灾后已近两时间,到如今,已经有二三百宋国轻力壮读书人流失走了,就象宋国的战马粮食和青壮骡马一样不知不觉间就大批流失了。
    皇帝赵佶是丝毫不知道这情况的。
    宋国也不会因为流失了三两百读书人就明显少了人才。
    别的不会干就会当官老爷的那些中老读书人,以及别的不会就会吃喝嫖浪荡的轻虚弱书生全都还在呢,数量庞大到怎么也用不了,其中不少的原本就曾经是官吏,只是被裁州并府给裁下来了。
    海盗当席卷宋国人口时,抛弃不要的主体正是统治阶层这些能悠哉读书的。
    有拼音字典之功,赵岳家利用赵佶好大喜功追求千古名君及艺术家皇帝重视文化教育,大力推广教育近二十,宋国人又最崇拜能当官的读书人,重视教育,识字率就高得惊人。若是按识字会说几句书本话就算读书人的话,宋国如今还有的读书人仍然太多了。
    朝中大臣大多晓得读书人流失这事,却对粮食马匹流失一样也不会说出来。
    他们全是人精老贼,
    西南到底怎么个情况不知道,主动投奔西南的那些读书人到底被怎么安排的,这也无法知晓,他们自家子弟是不会去冒险试探的,却也不会阻挠算计的好事。
    做人,凡事留有余地,不要把坏人的事做绝了,就等于是给自己留了后路。
    这就是中庸精髓的一种体现。
    翻开历史,你会发现,国人总是对国内外的敌人甚至是死敌很奇怪地异常宽容大度,总愿意主动谅解,不象对本国本族人那样凶残斩尽杀绝,所谓君子宽仁恕道,我辈要风格姿态高一些,实际是心中无国,懦弱自私,只惦记着自家的那点好处或可能的机会。
    言归正传。
    在宋朝廷眼里,以海盗的贪婪精明强势霸道劲,海盗的便宜岂是好沾的。
    得了这批粮食,肯定得以价值数倍的海盗看得上的利益交换给海盗,比如金银财宝,比如铜铁矿产或其它什么西南独有的珍贵特产。
    宋朝廷眼认为,这妥妥是海盗对的变相大敲诈。
    要知道,蜀中也是产粮盛地,以前一向是宋国的赋税重地之一,号称天府之国的宝地。而今又是一个风调雨顺的丰收。
    加上有赵岳家近二十推动起来的先进耕种技术,宋国今夏粮又大丰收了,宋不是明王朝要灭亡时那么倒霉的天灾一齐发难......蜀中也会大收,根本就不缺粮啊,海盗却恩赐粮食换其它,这不是狠坑是什么?
    得了海盗所谓恩惠的粮食,还不得“感动”得哭昏在厕所里?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但当着海盗使者的面却还得满脸笑,最真诚感激。
    皇帝赵佶和众臣们一想想痛苦愤恨却强装恭顺感激笑脸的画面,就会激动得阵阵大爽,对失去了雄厚的陈粮储备又接着失去夏收新粮的痛就减轻了不少......
    有人陪着倒霉,甚至都倒霉,不是唯独自己遭灾,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南方交粮顺利,北方任务也不难,进行得也异常顺利。
    山西大多数州府被海盗特准不用上贡。
    这是海盗看宋朝廷表现确实好,高兴了就大方赏赐准许山西留着粮食方便宋国就近供应西北边军守卫边关,免除宋国供应西北的困难。
    也是避免从山西往东运粮食太麻烦......
    这是北方任务异常顺利的第一个因素。
    此外,山西东部几个东运方便的州府、大名府等河北南部地区以及山东上交粮食,二龙山强盗和水泊梁山赵岳部都没出手趁机抢.....
    海盗船差不多收完了南方粮食就密密麻麻排到了北方海面,那情景太恐怖,包括国家势力在内的任何武装势力也不敢抢海盗的食。
    二龙山这样的强盗反贼敢和宋朝廷叫板耍凶狂,但绝没胆子挑衅海盗,否则就会是被随手一巴掌拍死的。
    二龙山有山势天险之利,宋王朝难破此利,但对海盗根本不算事,一阵炮轰就完事。以淮西王庆势力之强之横,他也没敢在上贡夏粮上打主意,从始至终都老实安静得很。
    晁盖宋江吴用等人都不是狂妄的傻子,懂得自己这点实力惹不起海盗,另外还得向海盗购买必须的生存物资,必须得和海盗打好关系,也是留下条后路,
    一折腾来折腾去却是折腾一场空走投无路陷入绝境了呢?
    和海盗保持点关系,说不定到时能有条活路.....
    这,都是最现实的考量。
    种种因素加起来,交粮任务就进行得很迅速,而且异常顺利。
    当然,在一片和谐中总会夹杂着些杂音的谐。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总会有人玩个色,总会有人太贪太胆大敢轻狂或心存侥幸。
    就有地方官聪明地觉得海盗说的是要七成,不是明确的最少多少多少斤多少石?
    七成,呵,竟然论成?
    这个一成是多少?谁说了算?
    我说了算呐。
    我说七成就这么多,它就是这么多。
    我说本州实诚按七成上交了,那就是圆满上交了.....海盗再厉害又怎么能知道少了?
    这种自信也不是轻狂自大凭空产生的。
    这时代的执政和技术手段都落后,可不是后世那样有条件对生产做精准快速统计,更大数据时代的优势和便利,只能是粗略地那么一看一估量,这误差就大了去了。
    这些敢欺骗海盗,正是敢十分确定海盗根本无法准确掌握各州府的粮食产量。连他们这些当地父母官尚且不能确知本州百姓到底收获了多少粮,海盗哪知道去......
    这就是机会。
    与这些贪婪疯狂之徒相反的那些上贡往往多交点,实交超过了七成,也正是无法确知本州到底有多少粮,害怕蛮横刁钻的海盗找碴赖说交少了而问罪导致自己被倒霉....
    结果,老实积极上交并且全是由知州知府和驻军主将一起负责任地亲自押运去交接的都没事,甚至获得了很少会露出满意色的海盗的夸赞,这太难得了......
    这些文武官紧悬的心都一松,大大松口气的同时不禁狂喜而自然心生了幻想:这是不是意味着本官,哦,是我的表现赢得了海盗的认可,这趟交粮算是和海盗建立了点关系,有机会得了这后路?
    胆大的们却又一次为自己对科学的无知和轻贱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
    他们精通四书五经,精于权谋心术,擅长察言观色钻营拍马屁演戏等儒教学问,却笨拙于算学,更不懂统计学、概率学、审计学、心理学.....调查辨察也是大有学问的......
    海盗就是有科学方法能事先摸底较准确的估算掌握各州府的夏粮数。
    就算这些贪婪胆大为了哄骗海盗而一样也不辞辛劳地亲自来交接以示敬畏和郑重,负责和他们交流的海盗头目却就是能从他们自负演技的言谈举止中察觉问题......
    一有疑问就会盯上,会重点派人去查,
    或者嫌弃路远麻烦干脆不去实地调查核实,就省事的耍霸道,直接抓起来审问......你是高贵的宋官又怎么的?在我们海盗眼里屁都不是,我就把你上刑了,你宋国难道还敢抗议?弱者对强者的抗议从来都是无效的。宋国连声都不敢吱一点。你只能老实认打。
    风花雪月最会浪的儒教官老爷却最怕死也最吃不得罪受,酒色财气蚀空的虚弱娇贵小身板哪经得住拷问,最简单的沾着盐水的鞭子只抽了几下就痛得受不了了......甚至因为太畏惧凶残蛮横之名赫赫的海盗太可怕,看到海盗一瞪眼,刀子拉出半截就吓得招了....
    更可笑的是,
    文武官老爷们被身边的亲信给积极举报了,或是武官把精明的知州知府给告了,内部自己人就把老爷们精心的算计和自得给破了,根本不用海盗费事费神。
    这就是强国对弱国的优势。
    何况,这种背叛和不是崇洋媚外数典忘祖,是向同族投诚,背叛得毫无压力,而且背叛得光荣,性质是弃暗投明,会被包括在内的宋国人羡慕甚至当海盗面夸赞......
    这就是趋利务实的世俗人心。
    精通精明只务实利的可不止是官老爷会,没文化没啥政治智慧的小百姓也会。
    宋国不用陷入灭亡那么糟糕,只比也是汉主体的海盗国弱太多了,就会遭到从广大基层到普通国民的踊跃背叛......海盗国若是想取代宋王朝统治,其实根本不用打,只要表示一下愿意收原本抛弃不要的宋人也能做海盗国国民就可以。
    宋人会自觉自发地为海盗推翻宋统治,热烈迎接海盗入主.....
    ....................
    在粮贡上敢耍聪明的大小官吏自然是全没好,要么被宋朝廷惊恐愤恨凶狠全部处置了,要么在港口直接被海盗笑呵呵扒光衣服用小船弄远海里丢下大海玩.....
    无一能瞒天过海逃脱惩罚。
    空出了从官到吏到主要衙役一批空位子,又有人欢天喜地顶上了缺吃起了香香美美的公饭,盛赞朝廷处置得太英明正确了、海盗干得太对太漂亮了。那些家伙太贪婪胆大,是该死,活活蠢死的......
    百姓得知了也拍手解恨大骂死得好....竟然说是上贡海盗让俺们只痛恨海盗太贪婪凶霸,却是骗贪了俺们的粮食装自己口袋了.......
    一时间仿佛都是痛恨贪官污吏的正义正气。
    这也是世俗人心。
    在宋国上下全体的努力下,在海盗强大的运输能力下,很快的,贡粮结束了。
    海盗那可怕的浩大船队终于从海面上全部消失干净了。

章节目录

攻约梁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山水话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水话蓝天并收藏攻约梁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