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找个凳子坐下吧!”刘雨来道。
    方朝阳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拉过个小凳子坐下来,刘雨来把枪别到了腰间,到饮水机那边,接了一杯水自己喝下。
    其中一名歹徒,立刻拿起枪指着方朝阳,神情颇有些紧张,刘雨来把他的手压下去,不屑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不用担心,跑不了的。”
    这一刻,方朝阳确实有些后悔,当初就应该跟皮卡卡坚持练习搏击术,下手的机会就在眼前,却不能把握住。
    “方法官,我特别佩服你,好好坐在法官席上开庭审案,有什么不好,偏偏要掺和进来。”刘雨来也拿来个小凳子,坐在对面,鄙夷地说道。
    “人总要存有些正义之心。”方朝阳道。
    “正义?笑话,当年的时候,我差点被人打死,结果那个人,只是拘留了几天,然后就放了,正义在哪里?”刘雨来反问道。
    “不能因为个别事件,就否定全部,刘雨来,我也佩服你,隐藏得可真好,这种见面方式,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方朝阳道。
    “都怪于振峰那群废物,早该干掉他们。”刘雨来愤愤道。
    跟着,刘雨来拿出一支烟,慢悠悠地点上,这架势,全然没把外面的百名警员当回事儿。
    看着对面的方朝阳,刘雨来犹豫了下,还是递过来一支烟,又给点上,问道:“方法官,你说,我姐夫能判多少年?”
    “还不好说,他目前能确定的,只有纵火罪。”方朝阳道。
    “火又不是他放的。”
    “教唆纵火,等同于纵火罪。”
    “唉,我姐实在太可怜了。”刘雨来叹了口气。
    “如果查实,她也有参与,恐怕会更可怜。”方朝阳道。
    “不,她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我给她买一套新衣服,都把她给乐坏了,整天省吃俭用的,就连刷锅的米粒都会吃了,她要有钱会那样做?”刘雨来立刻说道。
    “先不要埋怨别人,你也有钱,却让姐姐过那么拮据的日子。”
    “少来教育我,这些事情,她不知道最好!”刘雨来恼羞道。
    “刘雨来,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袭击尚勇?”方朝阳问道。
    “他就是变态,没完没了地追查,我该早点杀了他。”刘雨来吼道。
    “看来,你没机会了。”
    “未必,我手里有你,从这里离开也不难。”
    “我猜,是因为你姐夫被抓,你才突然对尚勇进行攻击吧!”方朝阳道。
    “聪明!”刘雨来点点头,又说:“尚勇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那叫什么话!什么其行可耻,什么其心可诛,就像是他已经判了!我看不惯他那嚣张样,不杀他,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看起来,你还不算太恨我。”方朝阳道。
    “也恨,本来,我在南方生活得很好,结果,偏偏遇到了你这个丧门星,整天只能躲来躲去的。”刘雨来狠狠踩灭了烟头。
    “我不想对你进行说教,只能说,这是你选择的生活,只能接受。”方朝阳道。
    “很好,别劝我,否则,我会没有耐心的。”刘雨来道。
    突然,屋内变得漆黑无比,应该是外面也停电了。
    方朝阳坐在原地没动,过了半分钟,屋内又亮了一些,又来电了。
    对面的刘雨来,正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冷冷问道:“他们断电,是想让你逃走,你怎么不逃?”
    “有她在,我当然不会走。”方朝阳指了指被捆绑的女孩。
    “你,你还真有原则。”刘雨来显得有些诧异。
    “刘雨来,我既然来了,就抱着必死之心,她是无辜的,希望你们能放了她。”方朝阳道。
    女孩投来了感激的目光,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却还是不敢说话,她真得被吓坏了,应该之前喊过,被狠狠抽了耳光。
    “不可能,留着她有用,否则,一旦出去,我这两个兄弟,岂不是成了活靶子。”刘雨来道。
    “警方是不会放弃的,不会因为我,也不会因为她。”方朝阳道。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你出了事情,造成的影响,只怕那些警员也担不起。”刘雨来道。
    “好吧,随便你怎么想。”
    “方朝阳,现在到门口去,打开门,告诉外面的人,给我预备一辆防弹车。”刘雨来命令道。
    “你觉得,东安市会有防弹车吗?”方朝阳反问道。
    “让警方去想办法,据我所知,某个银行就有,我只要防弹车。”刘雨来道。
    方朝阳默然起身,过去打开了屋门,刘雨来当然不敢掉以轻心,从后面用枪抵住了方朝阳的后心处。
    外面,警员们依旧围在附近,看见了方朝阳露出半张脸,常警官立刻问道:“屋内的人,又有什么要求?”
    “他们需要一辆防弹车。”方朝阳道。
    常警官和吴伟国局长商议了下,这才答应道:“可以答应这个条件,不能伤害任何人。”
    随后,方朝阳就被刘雨来一把拉了回来,又把门关上了。
    方朝阳重新坐下来,刘雨来哼笑道:“我就说,你的面子足够大,比那个话都说不清的孩子更有价值。”
    “他比我有价值,否则,我怎么会坐在这里。”方朝阳道。
    “好吧,我承认,你正义,有爱心,如果我能顺利地逃出去,会考虑放你一马,前提是,不要在掺和这些破事儿。”刘雨来道。
    “有人一直盯着要暗杀我,即便我不掺和,也无法保证安全。”方朝阳道。
    “想要暗杀你的,另有其人吧!我不认识。”刘雨来道。
    “他们比你更狠,像是职业杀手。”
    “他娘的,不早点露面,非让我冲在前面。”刘雨来还很郁闷。
    “刘雨来,当初范力涛想要杀我,是你的主意吧?”方朝阳问道。
    “差点忘了,于振峰请示我,我就让他看着办,都是他安排的,你算是命大。不过,你这个人,也确实挺招恨的,油盐不进,还坑了我们一百万。”刘雨来道。
    “你们放在了我家门口,不久等于送的吗?”
    “不跟你纠缠这些,烦死了,说点开心的,你跟那个医生分手了?”刘雨来问道。
    纯属没话找话,方朝阳明白,这些人在等着防弹车的到来,在刘雨来看来,有了防弹车,就可以横冲直闯,一路嚣张地逃亡离开。

章节目录

青天有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水冷酒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冷酒家并收藏青天有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