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沙海的表面,肉眼可见一条条淡金色的灵力游蛇般爬动着,不停地向百丈沙虫的身体上汇聚而来。
    没有了头颅的百丈沙虫,扭动着它的长长身躯,拼命吞噬着来自沙海中的灵力补充,体表一圈圈土金色光环闪烁不停。
    百丈沙虫断开的脖颈处有灰白色的怪异液体渗出,散出腥臭之气,破损的表面可见一簇簇肉芽窜动。
    只是几个呼吸,它的一颗头颅重生了。
    嗷——
    一声怪叫,天地颤抖,沙海翻滚。
    徐阳喘着粗气,看着对面复原的百丈沙虫,惊讶道:“怪不得这沙海在地图上被划为禁地,这里的妖灵可以利用沙海之力重生。”
    此刻,徐阳半妖龙化的身体已经褪去。
    以他眼下的状态,在强行催动鬼泣剑后,已然无法继续承担身体半妖龙化带来的负担。
    “冷静下来,一定有办法的。之前的那些黄金甲虫被我以金雷之力直接灭杀,这百丈沙虫也一定有它的弱点。”
    一道黑色妖火一旋,尺许大小的妖龙冥鳞出现在徐阳的肩头。徐阳刚刚施展半妖龙化之术,其实是借用了妖龙冥鳞的力量。冥鳞也透支了不少的功体,当前的它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新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
    妖龙冥鳞看着对面,来回晃了晃脑袋,疑问道:“这大虫子真是个怪物。被斩掉了头颅还可以再生?记得可以再生头颅的怪物,只有我那死对头八岐鳞蛟了,但八岐鳞蛟却是有着八颗头颅的。”
    冥鳞的话给徐阳提了个醒,徐阳的目光飞快地在对面百丈沙虫的身上搜索,定位在沙虫隐藏在沙海下面的尾巴,眼前一亮,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许再生头颅是这沙虫的独特天赋。但对面这大虫子的头颅很可能不只一颗,它的尾巴尖一直藏在沙海之下。”
    话落,徐阳右手一翻,法力催动,右掌心表面,金色雷弧翻滚,转眼凝聚出一柄金雷之枪来。
    金雷之力凝形,徐阳已经是信手拈来。看准百丈沙虫身下的沙海,徐阳手中金雷之枪一抛而出。
    轰!
    一道金色雷霆之枪落下,电弧黄沙齐飞,沙海表面被炸出一个大坑。
    百丈沙虫藏在沙海之下的尾巴尖暴露出来,扭动着向后躲闪。而它的尾巴尖上,果真还有一颗小一些的头颅。
    这家伙是双头妖兽。
    妖龙冥鳞用爪尖指着对面百丈沙虫暴露出来的另一颗头颅,大声道:“那大虫子真的是有两颗脑袋。徐阳主人,你真是聪明。不愧是我冥鳞看中的主人。”
    “要想杀死这沙虫,就必须同时,或者在极短的时间内灭杀他的两颗头颅才行。但这家伙肉身之力强悍,两颗头颅首尾距离又较远,想要斩杀,有些难度。我刚刚催动鬼泣剑,功体有些透支,短时间内无法再次催动鬼泣剑进行攻击。只有强行催动体内的三色漩涡之力了,不过这样会让三色漩涡吞噬我体内异灵脉的速度变快。”徐阳心中飞快盘算对策,眉头微皱,目光中现出杀气,“没有退路,机不可失。”
    就在徐阳要强行出手的一刻,虚空中有诡异的风啸声传出。
    高空中,一团褐色风暴呼啸而至,风暴表面,银色电弧乱窜,由远而近,速度极快。
    风暴收敛,其中竟然现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背后生有一双巨大苍鹰之翼的少年。
    少年面貌俊朗,一袭蓝灰锦衣,一头长发用一根古朴的苍羽发簪简单地别在脑后,双手中各持一柄银枪,
    甚是醒目。
    没有言语,双枪少年催动功体,背后现出一尊苍鹰法相,双臂一抖,溢出的魂力化作飞舞的银亮飞羽。
    强横的魂域,足有道明境水准。
    紧接着,一双银枪祭出。
    “枪法——双翼齐飞!”
    双枪生翼,掠风而出,破空鹰啸。
    百丈沙虫察觉两柄飞枪袭来,想要躲避,却来不及了。
    飞驰的一双银枪在半空中划出两道闪亮的弧形轨迹。
    砰!砰!
    百丈沙虫的两颗头颅上的眉心处,各多了一个窟窿,灰白液体飞溅,枪尖没入皮肉之下。
    “呜呜——”
    百丈沙虫的两颗头颅都被戳得变形了,疼得呜呜怪叫。它没有手,不能自行拔出头颅上的银枪。庞然身体一阵痉挛,扭动着想要逃走。
    “哼!”半空中的双枪少年冷哼一声,双手同时扬起。
    嗖嗖!
    两道银色符箓飞出,如飞鸟般准确贴在了双枪的枪柄上。
    “引雷,爆!”双枪少年双手掐出法诀,目露凶光,一声断喝。
    刺啦,刺啦。
    两道雷符瞬间炸裂,引出两道银龙般雷电,顺着银枪的枪柄向下导入沙虫的两颗头颅之中。
    轰!轰!
    两团银色雷霆爆鸣,百丈沙虫的首尾两颗头颅同时被炸得粉碎。
    失去了全部头颅的百丈沙虫顿时失去了生机,巨大的身体咚地一下栽落在沙海表面,溅起几丈飞沙,而后一动不动。
    双枪少年背后双翼一展,身形稳稳落在地面之上,一双银枪回到了双手之中。
    双枪少年走到百丈沙虫尸体的跟前,仔细看了看。
    算准一个位置,手中银枪戳下,用枪尖轻易划破沙虫的肚子。没有了生机的沙虫,肉身的防御力大打折扣。
    一团土金色亮光闪动,一颗核桃大小的妖丹便托在了双枪少年的掌中。
    蹲在徐阳肩头的冥鳞,一双黑晶眼神盯着双枪少年手中的妖丹,不由地吞咽了一道口水,“妖丹!”
    而徐阳却只是看着对面,没有动作。
    对面的双枪少年将一对银枪交叉背在身后的枪囊之中,银枪的枪柄露出两尺,似短剑背在身后,灵巧方便。
    他单手熟练掐诀,背后一对羽翼收敛消失,恢复本来模样,然后径直走向徐阳。
    双枪少年上下打量了一下徐阳,摊开手掌,掌心中一团土金之色,道:“我是飞羽盟苍羽部落的苍羽志。看你的衣着,应该是北域之人吧。来这“大荒沙漠”寻宝的,倒真是没见过。这里是一颗砂属性的妖丹,如果你需要它,我可以把他交易给你。”
    蹲在徐阳肩头的冥鳞贴着徐阳的耳朵,小声道:“徐阳主人,和他交易,这颗妖丹可是好东西。最近我的肉身成长缓慢,刚好需要这种高阶妖丹作为大补之物。我成长得快,也好帮主人你和别人打架。”
    飞羽盟,苍羽部落?
    徐阳之前和草鹿部落的族长拉姆打听过,他要去的白羽部落就是属于飞羽盟的。飞羽盟下面有三个较大的部落和其它一些小部落,三个较大部落分别是白羽部落,赤羽部落和苍羽部落。
    若是能与来自苍羽部落的人结为朋友,去白羽部落的话就方便一些。况且这大荒沙漠实在诡异,如果能请这位双枪少年引路,岂不省去很多时间。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徐阳微微一笑,抱拳道:“原来这片
    沙漠叫做大荒沙漠。在下徐阳,来自北域。能在这大荒沙漠中遇到苍羽部落的勇士,真是我之幸运。还要多谢你刚刚出手相助,灭了那百丈沙虫。若是能与兄台成为好友,那就再好不过了。”
    对面自称苍羽志的双枪少年点头,道:“不必谢我,你我都是为了各取所需才来此地。“大荒沙漠”原本是飞羽盟势力范围内的一处试炼之地。但近些年来,大荒沙漠中灵力紊乱,其中的妖兽都变得狂暴异常。由于试炼风险加大,大荒沙漠已经被飞羽盟列为一处极危险之地,不鼓励部落成员到此试炼的。你对此地一无所知,能深入到此处,并斩下刚刚百丈沙虫的一颗头颅,本领应不在我之下。”
    顿了一下,苍羽志继续道:“现在这颗妖丹在我手上。你我是敌是友,全在你的选择。你若是认为这颗妖丹本就应该属于你,大可以武力来夺,你我便是敌。若是你选择和我交易,那你我便是友。”
    对面的苍羽志说话倒是直爽,也颇为自信。看他刚刚出手杀死双头沙虫的手段,也的确有自信的资本。
    “是友。”徐阳没有犹豫,果断说出两个字。
    苍羽志略微迟疑,然后认真道:“徐阳,你还没有听我说交易的内容呢?交易成了,咱们就是朋友。交易不成,你我只能说是有缘见过一面,算不得真正的朋友。”
    “但讲无妨,我徐阳喜欢和爽快的人交朋友。”徐阳双手背负,依旧是回答干脆。
    “我此次来大荒沙漠冒险,是要找寻一颗风属性的极品妖兽内丹,用其来作为救治我妹妹身上伤患的药引。我独自一人来这大荒沙漠已经半个月了。就在昨天,我终于找到了一只拥有强大风属性灵力的妖兽。可我试图挑战杀死那家伙,夺取它的风属性妖丹时,却发现根本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我妹妹的病情紧急,我要是再回去苍羽部落搬救兵,时间上不允许。刚好,我路过此处,发现你与妖兽沙虫争斗。说实话,远远看到你将沙虫的一颗头颅斩下来,你表现出的战力我很欣赏。你若是可以帮我一起杀死那风属性妖兽,我不但将手中的这颗砂属性妖丹奉上,并可以答应你的一个任意条件。”苍羽志详细解释着,说到妹妹的字眼,脸上露出担心之色。
    看苍羽志说话的表情和语气,徐阳就断定他所言为虚。因为担心一个亲人安危的时候,泪水是会不听话的在眼眶里打转的。
    听到苍羽志是为了救治他的妹妹才冒险来这大荒沙漠,徐阳不禁动容。
    徐阳自己也是为了尽快救治琳儿才不得不穿越此地。二人颇有些同病相连的味道。想到琳儿的处境,徐阳的心揪了一下。
    徐阳对苍羽志有了一份好感。
    “这个交易,我接下了。”徐阳点头,一脸认真,“你只管说那妖兽在何处,我随你去灭杀它便是。”
    苍羽志递过手中的砂属性妖丹,道:“这颗砂属性妖丹就先给你,以表我的诚意和感谢。”
    徐阳大方接过妖丹,道:“我们是朋友了。”
    朋友。
    二人相视一笑。
    之后,苍羽志带路,徐阳跟随,二人朝着一个方向飞快遁去。
    蹲在徐阳肩头的冥鳞高兴传音道:“多谢徐阳主人帮我把这颗妖丹拿到手。”
    徐阳传音回应:“现在还不能给你。等我们完成了帮助苍羽志灭杀风属性妖兽的承诺后,这颗妖丹自然就是你的。”
    冥鳞的一双黑晶眼神中充满了斗志,挥动龙爪,“直拳勾拳摆拳组合拳,要去打架喽。”

章节目录

幽冥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凉水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水面并收藏幽冥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