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发后改~】
    自从徐逸尘开始接触到混沌以来,四位邪神的眷属和他就一直保持着接触,只是徐逸尘一直心智坚定,对这个世界保持着一种无欲无求的状态,让色孽没有可乘之机。
    对徐逸尘而言,可能变强就是他唯一的欲望了,但这种欲望背后几乎牵扯到了所有邪神,并非色孽自己所能掌控的。
    从忠嗣院开始,再到稷下学宫的持剑馆修行,乃至最终在战场上磨炼自己,徐逸尘一直在变强,或者换个说法,这个武夫看起来就长了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所以在面对奸奇时,徐逸尘抵抗的也很坚决。
    但恐虐和纳垢,无疑在徐逸尘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影子。
    纳垢慷慨的赋予了徐逸尘近乎无限的恢复能力,甚至让天使都无法在这方面和他相提并论,而且纳垢很少排出自己的眷属试着去腐化徐逸尘,似乎当初的馈赠行为只是无意间顺手为之一样。
    在之后日子中,徐逸尘也多亏了当初纳垢的礼物,才屡屡战胜强敌,赢得机会。
    而恐虐,则是整个黄土区都避不开的存在。
    军团从未开口吐露过,在很多次轮回中,黄土区都成了恐虐手中用来切割这个世界最锋利的刀,但如果哪一次黄土区抵抗住了恐虐的蛊惑,它就会成为整个世界的中流砥柱。
    作为一个一直沐浴在战争荣光中的黄土区军人,恐虐对徐逸尘的影响,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在忠嗣院,黄老邪会在从解剖学,心理学等等不同的角度,来教导他们如何更有效的杀死敌人额,人在持剑馆,徐逸尘所接触到的则是人类个体之间用来互相残杀的最高技艺。
    在游戏世界,恐虐几乎从未对徐逸尘允诺过什么,因为祂知道,徐逸尘现在的样子,就是祂最想要的样子。
    一个不屈的斗士,不论被打倒多少次,只要信念还在,就能从地狱里爬回来,不会被奸奇所蛊惑,不会被色孽所引诱,而且早保质期内,也不用担心他会为了追求永恒的生命而倒向纳垢。
    其实倒向纳垢也无所谓,毕竟在一次轮回中,恐虐和纳垢之间是默契的。
    让这净化的火焰,去荡空奸奇的小把戏,和色孽那让人恶心的触手吧!
    猛烈的冲击波自远处而来,席卷了整个基地,维生舱的面板发生了剧烈变形,随之而来的高温和真正的火焰,则在扭曲所有的一切。
    徐逸尘能看见维生舱的面板正在飞快的融化,自己的血液就像瀑布一样沿着缝隙向外流淌,代表着净化的纯净之焰,以血液为载体,朝着远处蔓延。
    喜马拉雅站原本是科学院搭建的最后防线,它本应该无坚可催,但现在它所表现出来的强度,可远不及之前科学院所保证的那样。
    徐逸尘的维生舱随着纯净之火的大范围蔓延,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显然用来固定维生舱到重力发生器也失效了。
    这一次他可以用自己的‘眼睛’来确定自己的状态了。
    整个喜马拉雅站内外,已经不知道出现了多少着火点,在装甲板下方各种意义不明的符文被一一曝光,徐逸尘在那一瞬间悟了,显然奸奇对科学院的渗透远不止看见的那些。
    这里原本就是一个诱饵,只可惜被截胡了。
    徐逸尘低头看着自己不断涌出的血液,已经不快不慢,正好能保持最高效造血功能的身体,苦笑了一下,他在成为人类的拯救者之前,他已经率先成为了恐虐和纳垢手里的一把刀。
    他血液所蕴含的力量,正在不断向基地外渗透,让奸奇和色孽的力量无法发挥。
    徐逸尘仿佛能听见恐虐得意洋洋的狂笑声,但实际出现在他面前的,确实黄老邪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吾主已经胜券在握!”黄老邪的笑容中满是狂热,再也没有一丝人性和理智可言。
    如果说最开始被复活而来的黄老邪,内在还保留着一部分那个被徐逸尘称之为父亲的存在,那么现在,他只是个长着黄老邪面孔的狂信徒罢了。
    愤怒的徐逸尘不顾自己的伤势,朝着黄老邪扑去,银色的火焰将整个大漩涡都点燃,然而黄老邪却毫不在意:“没错,愤怒吧,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吾主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你,也不是人类!”
    此时现实世界中,地球已经被黑障区吞没了一半,大漩涡外,游戏世界北半球的天空所能看见的东西,和现实世界的西半球所能看见的天空是完全一致的。
    巨大无比的混沌巨兽从虚空中略过,用大量食物的眼神注视着整个世界。
    但无论在哪个世界中,占据上风的都是恐虐的眷属,属于奸奇和色孽的力量,极其稀疏。
    在现实世界,人类借用徐逸尘的鲜血抵抗了奸奇和色孽的眷属;而在游戏世界,大漩涡已经抽干了整个灵能之海,奸奇和色孽的眷属变成了离水之鱼,威胁大减。
    而在活人看不见的地方,在尸体堆中,属于纳垢眷属的狂欢正在进行着。
    种类繁多的细菌在各种生物的尸体中横生,互相争夺生存空间,奉行弱肉强食的原则;数不清的瘟疫在恐虐的信徒中间来回传染,但恐虐对此毫不在乎。
    对祂而言,这些人只是工具而已,活着的时候他们必须为自己献上血食,死了以后,则需要为纳垢奉上自己的躯体,没有一点浪费。
    晨曦之主杨越凡,在太阳内部感受到了黑障区连接地球后,现实世界灵能大潮的第一次衰退,这证明大漩涡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只是时间晚了一点。
    恐虐抓住了这个微妙的时间差,借用变量徐逸尘之手,完成了一次逆袭,从计谋上阴了奸奇一把,至于色孽,那完全是搂草打兔子的事。
    当恐虐突然开始玩计谋的时候,即使是号称万变之主的奸奇,夜不免落入陷阱,更何况凡人呢?
    当然,奸奇之所以进入了陷阱,就因为祂贪图变量背后的秘密,那个完全崭新的世界,算得上愿者上钩。
    此时,奸奇正躲藏在暗处,等待着徐逸尘做出反应,试图从中窥到更多的东西。

章节目录

游戏之狩魔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阡之陌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阡之陌一并收藏游戏之狩魔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