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庭深双眉微微拢了拢,随后身体重新靠在椅子上,摊开了刚刚被合上的书。
    双眸重新锁定书上的文字,声音温淡的没有任何波澜。
    “你没有机会了。”
    殷睿爵的眉头当即皱了一下,停顿了几秒,翻了个白眼。
    “初恋谈起来才叫初恋好吗,你刚刚不是说对人家没想法?”
    厉庭深目光落在某个字眼上,顿了一下,刚刚缓和的脸色似乎又在瞬间沉了下去。
    “能不能闭嘴。”
    殷睿爵熟知厉庭深的性子,随手拿起一本书,靠在了椅子上,等着凉絮儿回来。
    叶清秋做完作业,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影。
    结果手里的零食吃了一半,电影也只是看了十几分钟,她便抓起遥控器将电视关了。
    上楼的前一刻她都不知道要干什么,手里抱着从沙发上顺来的抱枕,站在二楼楼梯口,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停留在二楼走廊最左边的位置。
    顿了两三秒,走了过去。
    左边尽头的房间是琴房,里面靠窗的位置有一架白色钢琴,房间其他位置也摆放着其他乐器。
    小提琴,大提琴,竖笛,古筝,吉他等都有各自专属的位置。
    要说叶清秋也难得有点兴趣爱好,不过这点兴趣爱好,也差不多是“被逼无奈”下的选择。
    虽然她爸宠她,但也不能让她当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小姐。
    唱歌,跳舞,乐器,绘画,甚至柔道,武术,这些东西,叶剑云当初摆在面前让她选择。
    叶剑云当初非常希望她选择柔道,武术这种能保护自己的特长,实际上叶清秋连舞蹈她都没有在考虑的。
    且不说为了要锻炼身体的柔韧性就要受不小的罪,单单是想到动起来,而且每次都要累的出一身汗,她都嫌弃的直皱眉头。
    绘画需要莫大的耐心,而且她自认没有那点儿天分,唱歌她也懒得开嗓,最后只剩下乐器这一个选项了。
    毕竟是叶家的千金小姐,总得有一项拿得出手的才艺,以后也不至于给叶家丢人现眼。
    一开始觉得吉他很酷,就学了吉他,学到有点苗头,又觉得小提琴有点意思,又去学了小提琴,紧接着是大提琴,后来偶尔看了一部古装电影,又相中了上面的古筝,后来又觉得钢琴不错,又搞了一架钢琴回来。
    虽乍一听觉得她什么都是半吊子,但是似乎叶家天生基因好,给了叶清秋一个聪明机灵的脑子,这房间里的乐器,她都会且技术都不错。
    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儿,图省劲直接走到钢琴面前,坐了下来,无聊地抬手重重摁下一个音符,一道沉闷的声音陡然响起,差不多呼应了她现在的心情。
    蹦出几个不协调的音符,后来稀稀拉拉弹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一直到傍晚的夕阳穿过玻璃将白色的琴声铺成了橘色,琴声才缓缓停了下来。
    回到卧室,拿起手机,已经下午五点多,没有一个电话和信息。
    将自己甩到柔软的床铺上,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几次都定格到通话记录和聊天软件上。
    刚刚被厉庭深凶过,电话她几次都没有打过去,信息她也没有编辑出去。
    就担心她又会撞到厉庭深的枪口上。
    最后她突然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翻身将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双手用力抓着枕头两边。
    能让她叶清秋这么瞻前顾后小心翼翼的男人,这辈子只有一个厉庭深就够了。
    再来第二个这样的男人……滚吧,她是有多想不开,专门给自己找不痛快。
    下午六点,天色还明亮的很,图书馆里,凉絮儿只剩下最后两道题,殷睿爵这位“学霸”盯着最后两道题研究了很久,在凉絮儿把目标转向厉庭深后自动无声投降。
    厉庭深自然将殷睿爵那点尴尬看在眼里,接过了凉絮儿递过来的本子,看了一眼,刚刚抬手,凉絮儿就赶紧把手中的笔递给了他。
    厉庭深顺势将笔接过,笔尖抵着题,清淡无波的声音淡淡溢出,读题审题。
    没两分钟,他面前空白的纸上就被他把正确答案解了出来,字体随意潇洒,却也力透纸背,铁画银钩,整整齐齐的简单易懂。
    “懂了吗?”
    虽然过程中有被厉庭深的声音紧张到,但是他的讲解简单又有条理,凉絮儿居然也是听懂了的。
    看到凉絮儿点头,厉庭深又顺势把另外一道题也讲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一旁的殷睿爵一副恍然大悟的感慨,厉庭深将手中的笔扔到了桌子上,拿着他刚刚看到一大半的书站起了身。
    “今天就到这里。”
    凉絮儿心里瞬间涌上一股失望,看了一眼厉庭深解题的那张纸,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殷睿爵抢先。
    “你给絮儿妹妹讲明白了吗就到这里?”
    这话让凉絮儿瞬间咬紧了嘴巴,如果她不明白,也许今天的聚会就不会这么快结束。
    然而厉庭深却只是冷冷淡淡地看了一眼殷睿爵,“你刚刚不是明白了吗?”
    殷睿爵拂了一把头发,“我明白不代表絮儿妹妹也能明白啊?”
    厉庭深没说话,只是唇角微微扯了扯,极轻地从嗓间溢出一声冷笑来,转身便去还书了。
    厉庭深这一声极具嘲讽的笑声让殷睿爵瞬间反应了过来。
    脸上有些得意的表情凝固,遂而转为愤怒。
    转头看向凉絮儿,“他什么意思?”
    凉絮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将厉庭深j解题的纸张拿了起来,小心翼翼夹进了书里。
    虽然刚刚很想跟厉庭深说她没听懂,不过现在,她也没脸再开口了。
    毕竟厉庭深刚刚的话,她还是听得明白的。
    殷睿爵都能听得懂,她再听不懂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弦外之音,傻子都能听得懂,她还能比傻子更傻么?
    虽然知道这其中有玩笑的成分,但还是成功打断了她刚刚所有的念想。
    厉庭深刚刚把书放到书架原来的位置,兜里的手机便震动了一下。
    拿出来,信息是连理理发过来的——
    [给佣人放了一下午假,我在XX餐厅,你跟絮儿一起过来陪我吃晚餐吧,想她了。]
    厉庭深眉头蹙了一下,薄唇抿紧了几分,没打算回信息,视线在紧挨着连理理下面的名字上顿了顿。
    叶清秋。
    明明乍一看起来温婉清雅的字眼,如今却被顶着这个名字的人赋予了与之背道而驰的意义。
    嚣张,骄矜,娇气。
    头像旁边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消息提醒,从之前的消息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神色淡漠地将手机收起,出去就看到凉絮儿刚刚挂了电话,微笑着对他说,“连姨让我们一起陪她吃晚餐。”
    厉庭深没有什么反应,凉絮儿也习惯他的性子,连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认了。
    殷睿爵识趣的跟他们分道扬镳。
    晚餐,连理理得偿所愿。
    一顿饭吃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还是连理理忍不了厉庭深越来越冷沉的脸,才终于结束了今晚的聚会。
    凉絮儿回到叶家已经八点,怀里还紧紧抱着那本数学课本。
    叶清秋已经洗漱好,穿着菠萝冰丝睡衣抱着抱枕斜靠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茶几上摆着正在冒着热气的牛奶。
    全家都知道,叶清秋睡前要喝一杯牛奶。
    看样子是刚刚准备热好,还没喝。
    凉絮儿回来,家里的佣人自然是要迎的。
    叶清秋在客厅里自然也知晓。
    只是两个人素来话不投机半句多,叶清秋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转过头重新把脸转向电视屏幕。
    凉絮儿的书包被佣人接了过去,却拒绝把她怀里的书递给佣人,甚至连换鞋的全过程,她都没有把那本书放下。
    “絮儿小姐,晚餐都给留着……”
    “我已经吃过了。”
    凉絮儿语调轻快,在叶家也是鲜少听到,佣人难免多看了她一眼。
    叶剑云许是听到动静,从楼上走了下来。
    凉絮儿心情不错,可是叶清秋却破天荒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怀里还抱着抱枕,眉宇间罕见地看到阴沉沉的霾。
    “是叶家缺了你那两毛钱的电话费吗?不回家吃饭你不会提前通知一声?知不知道我爸等你回家吃晚餐等了多久?”
    叶清秋今天心情很不好。
    整个叶家也都是万分小心着不去招惹这位小祖宗。
    如今,这絮儿小姐今天的欠考虑,无疑是撞到了这小祖宗的枪口上。
    凉絮儿突然被叶清秋恶语相向,脸上的笑容瞬间隐了下去。
    “我没说要你们必须等着我一起吃晚餐。”
    说破天叶清秋说这么多,结果无非就是等凉絮儿一句诚恳的道歉。
    她再看不上她,也不能拿她如何。
    她今天心情是不好,但是也没想着拿她凉絮儿撒气。
    可是凉絮儿的话,瞬间将她一直压制着的脾气激了出来。
    “合着我叶家这两年养了一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清秋!”
    叶剑云突然呵斥了叶清秋一句,话说的有些过了。
    凉絮儿看了一眼叶剑云,生生将被叶清秋侮辱的话压了下去,抿了抿唇道:“抱歉,今天的确是我欠考虑,下次不会了。”
    “好了,吃过就好,赶紧上楼休息吧。”
    以前是想着撮合这两姐妹感情好点做个伴儿也不至于彼此孤单,现在叶剑云只想着尽快把这两个丫头分开。
    凉絮儿刚刚点了点头,瞥了一眼站在她面前的叶清秋。
    叶清秋正冷冷地看着她,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
    “一边排斥着叶家,一边心安理得享受着叶家给你的一切,别人的真心实意在你眼里很虚伪是吗?你是有多高贵?所有人都要花着心思讨好你?倒贴你?凉絮儿,叶家不欠你,最起码叶剑云的叶不欠你,天天顶着一副讨债的丧气嘴脸,知不知道这样很恶心?还是你就是恩将仇报,故意恶心我们?”
    叶剑云一阵头昏脑胀。
    “清秋,你够了!”
    叶清秋看向叶剑云,“我是你女儿,没觉得有多委屈,但也是委屈,委屈也就委屈了,可是,你刚刚也听到了,你真情实意倒贴她都不领情,我的委屈喂养了这么一条白眼儿狼,你确定还要为了她几次三番训斥我?”
    叶清秋一番话,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凉絮儿留半分脸面,饶是脸皮再厚,怕是也会绷不住。
    凉絮儿气的眼眶发烫泛红,想要反驳她几句,却偏偏叶清秋的话说的她没有半分回嘴的余地。
    “所以呢?我刚刚已经道过谦了……”
    叶清秋脸色不见好转,“你早干什么了?”
    凉絮儿无话可说,“你到底想要怎样?”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吵得我头疼!絮儿你先上楼休息。”
    看着叶剑云那副烦心的样子,凉絮儿抿住了唇,伸手一把夺过一旁佣人的书包。
    结果佣人冷不防下意识收了一下力气,凉絮儿被反力扯了一下,身子朝着佣人方向踉跄了一下,为了保持平衡,怀里的书掉在了地上。
    书里有什么东西飘在了地上,落在叶清秋脚边。
    叶清秋有些嫌恶地抬脚想要把脚边的东西踢走,低头却看到了那张正面朝上写满了字的纸……

章节目录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别闹,薄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楠楠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楠李并收藏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别闹,薄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