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易辞动来动去,没个消停。
    易寒升:“你是蛆吗?”
    易辞:“我是。”
    “?”
    “那你就是老蛆。”
    易寒升:“……臭小子!过个暑假,胆儿养肥了是吧?敢跟你老子顶嘴了?!”
    易辞翻了个白眼儿:“说得好像我以前不敢似的。这跟过不过暑假有个毛线关系?”
    “你!”易寒升很少有词穷的时候。
    不过,在这个气人儿子面前经常例外。
    “高三了,给我收收心,虽然老子有钱,可以送你去国外读大学,但都是野鸡大学,你……”
    “等等,”易辞转头,打量亲爹,“凭什么是野鸡大学?”
    “用钱读的不都是?”
    “,那是因为你给的钱不够多。够多的话哈佛牛津随便选。”
    “哈?”
    易辞正色:“我算了一下,也不贵,就国内两座图书馆的价格吧,不过单位是美刀。”
    易寒升pia一下,挥在他脑门儿上:“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屎糊玩意儿呢?还两座图书馆、美刀,当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易辞抱头,两眼溜圆:“擦!老头,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呀你?”
    “我气得牙痒!”
    易辞讪讪:“哦,那你还是动手吧。比起被打,我可不想被咬。”
    易寒升:“……”
    司机坐在前面,见状,笑了笑:“先生和少爷关系可真好。”
    易寒升:“打住!”
    易辞:“得了吧!”
    然后,异口同声:“谁跟他关系好?!”
    父子对视,轻哼,同时扭头看向窗外,两颗后脑勺对着。
    司机呵呵直笑。
    半晌,易辞没转头,仍然保持看窗外的动作,不过嘴上却说:“知道你抠,肯定不会拿两个图书馆的钱给我打水漂。那什么野鸡大学又实在配不上小爷的身份,想了一下,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主要是可以天天气你!”
    易寒升嘴角悄悄上扬,不过转眼就放平了,嫌弃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气得着我吗?哼!做梦!”
    “臭老头,我警告你,别太嚣张啊!信不信我——”
    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易寒升挑了挑眉毛:“你怎么?”
    易辞没应。
    男人下意识转头去看,却见自家傻儿子盯着窗外,两眼发直。
    他顺势望去,只见窗外一个纤腰长腿的女孩儿单手插兜,挎着书包,正不疾不徐地朝一中大门走去。
    由于人流量大,前面路已经堵死了,车处于停行状态。
    眼看女孩儿已经走到前面,只剩背影,易辞急了:“老黄!老黄!开个车门!快点——”
    司机闻言,下意识开了锁。
    易辞拎上书包,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就撒腿朝女孩儿追过去。
    “江扶月——等等——”
    那速度,比平时拿零花钱还快。
    易寒升轻啧,拉上车门,看向窗外儿子的背影,好家伙,这会儿已经追上了,正跟小姑娘并肩走着。
    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讲话,侧头频率不要太高,人小姑娘却不偏不倚,看背影就透着一股高冷劲儿。
    “臭小子开窍了?”
    司机老黄笑呵呵:“还从来没见少爷对哪个异性这么热情呢。”
    可不是热情吗?
    一看到人就抛下亲爹,巴巴地追过去了。
    “有点儿意思哈,”易寒升摩挲着下巴,“不过怎么感觉剃头担子一头热啊?”
    “现在的小姑娘矜持得很。”连老黄都看出来了。
    易寒升若有所思,狗儿子这么没优势的咩?
    眼看臭小子也到春心萌动,开始追姑娘的年纪了,要不要给他涨点儿零花钱呢?
    ……
    尚且不知零花钱将涨的易辞这会儿正跟在江扶月身边,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怎么样,来不来?”
    江扶月:“看情况,如果没有其他安排的话。”
    易辞这周末过生日,要在家里办party,邀请江扶月去。
    “不是……我都提前跟你预约了,你就不能把周末的时间匀一下午给我?”
    江扶月没松口。
    “好歹咱们也算球友啊?再说,你可是我邀请的第一个朋友,赏脸否?”
    江扶月想了想:“如果没有考试或者补课培训的话。”
    “肯定没有!大周末的还考什么试?再说,就你这水平,早就预定咱们市今年高考理科状元了,还补什么课啊?你给人补还差不多。”
    江扶月嘴角一抽。
    “行,小爷我就当你答应了!这周末一定要来啊!对了,我还没你微信呢,加一个呗,好给你发地址。”
    江扶月点开二维码,让他扫。
    易辞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手在发抖。
    加上了!加上了!从此女神就在我的好友列表里了!哇擦!
    “同学,先在这边排队检查仪容仪表,过关了才能进校门。”
    江扶月和易辞脚下一转,到后面排队去了。
    “诶,你这个暑假怎么过的?”易辞没话找话。
    江扶月:“培训,比赛,吃饭,睡觉。”
    “……哦。”
    没了?
    就没了?
    易辞嘴角一抽,幽幽道:“你怎么不问问我啊?”
    “哦,那你怎么过的?”女孩儿语气平静,眼神清泠。
    易辞突然有种不上不下的无力感。
    不过,他还是高高兴兴回答道:“我先去东南亚旅游了一圈,然后再跟我爸一起去欧洲滑雪,剩下的时间学了个新玩意儿。”
    说到“新玩意儿”,少年两眼放光。
    江扶月挑眉:“什么?”
    易辞见她终于肯主动接话了,心里不知道多高兴,连带眉眼也飞扬起来,做了个拉手刹、急甩方向盘的动作,嘴上模拟声音:“轰轰轰——你猜?”
    “赛车。”
    “嘶……你怎么知道?!”
    江扶月嘴角再次抽搐:“……不是很明显吗?”
    “……哦。”原来智商高的女孩子不好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根本没给男生继续说话的机会。
    但易辞显然没放弃,只听他清了清嗓:“那你知道赛车有哪几类吗?”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
    易辞挑眉,这下总该有他表现的机会了吧?
    “其实赛车分……”
    江扶月:“通常,场地赛车和非场地赛车。场地赛车又可分为漂移赛、方程式赛、轿车赛、运动汽车赛、GT耐力赛、短道拉力赛、场地越野赛、直线竞速赛等;非场地赛车主要分拉力赛、越野赛及登山赛、沙滩赛、泥地赛。”
    易辞目瞪口呆。
    江扶月还在继续:“其中最常见、最为大众所知晓的是方程式赛车,即赛车必须依照国际汽车联合会制定颁发的车辆技术规则规定的程式制造,包括车体结构、长度和宽度、最低重量、发动机工作容积、汽缸数量、油箱容量、电子设备、轮胎的距离和大小等。”
    易辞有点晕。
    江扶月:“GrandPrixFormulaOne,格兰披治一级方程式,也就是常说的F1。L、6缸、加装增压器;底盘碳化纤维制造,最小离地间隙50-70毫米;车身高度低,车轮宽大,而且是完全暴露,即OpenWheel‘开式车轮’。”
    易辞开始头皮发麻。
    最后,江扶月盈盈含笑:“……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没了。”
    其实是不敢。
    易辞悄悄在两边裤缝蹭掉手心的冷汗,又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呵呵……这天儿还挺热的哈?”
    江扶月:“?”
    热吗?
    时近初秋,凉风习习,阳光少了几分盛夏的毒辣,暖而不炽。
    很舒服的天气啊。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易辞当即否认,分贝拔高:“怎么可能?!我紧张什么?有什么可紧张的?”
    “但你脸色发白,头冒虚汗,而且呼吸加快,神情振奋,种种迹象表明你在紧张。”
    易辞:“……”好想死啊。
    “咳咳!突然想起来了,我可能是前段时间感冒还没好,不行了,要晕了,你扶着我点……”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十二点。
    今晚大家都是尾款人,加油!冲鸭!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渝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渝人并收藏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