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薇文感觉这一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这所谓的不一样,并非是对方有什么改变,那长安城的防护大阵,还是那么坚固。
    但自己这一边,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她感觉到,自己挥出去的攻击、每一次挥出的白金色的剑气,好像……威力都变得更加巨大了。
    这很特别。
    她能够感受到,这并不是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了。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改变,流转在自己体内的真元,也未曾有什么加强,她施展招数的手段,也未有过变化。
    但就是在这种自身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她所有的攻势,在出手之后,于飞行的过程之中,都会莫名奇妙的得到加强。
    要不是她的攻击,在打到长安的守护大阵上的时候,激起的反应,明确比之前强了不少的话,她差点儿就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这看起来当然是个好事,然而,陆薇文还是会心神不定。
    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当然不可能安心。
    然而,这种情况,仍然在继续。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仅是她的攻击,得到了增强,上万联军修士组成的攻城大阵,挥洒出去的各种各样的术法,也变得更加强力了。
    而且,这种变强,在最开始的时候,还仅仅只是比较‘正常’的变化。比如威力增幅个两成、三成的,虽然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了,但勉强还算是正常,属于能够理解的范畴。
    毕竟,修士们本身也有很多的手段,可以加强自己的招数的威力,达到这个程度的,也并非是什么太不寻常的事情。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就越来越夸张了。
    直接体现在陆薇文身上的话,就是她所施展出去的所有的攻击,在脱手之后,形态开始发生改变,威力也得到了更大幅度的提升。每一次斩击的效果,几乎达到了相当于先前她自己能力的两倍三倍。再过一段时间,这种增幅,就达到了近乎十倍!
    这肯定就不是什么正常情况了。
    寻常修士,想要施展出十倍于自身能力的招数,除却极为困难之外、近乎于不可能做到之外,就算是做到了,那付出的代价,恐怕也会是非常惨重的。
    但陆薇文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改变,真元还是那些真元,招数还是那些招数,可就是在施展出去之后,凭空增强了十倍!
    联军修士大阵,也是如此。
    毫无疑问,十倍的力量轰下去,长安的守护大阵,就算是再怎么坚固,也不可能将其无视了。这全都增强了十倍的力量,可就大致上相当于城外的联军,全军出动,全力猛攻的威力了。
    长安城当然守得住这种程度的攻势,不然早就被攻破了。
    但他们资源有限,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最高强度的防备,那实在是太浪费了。在见到联军仅仅只出了一个陆薇文、出了一万修士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会全力调动灵脉大阵,那样太耗费了,也没有必要。
    原本,这是非常稳妥且靠谱的决策——
    如果不是陆薇文以及她所率领的联军部队的攻击威力,突然增长了十倍的话。
    这一点,连陆薇文以及整个联军本身,都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秦国人当然而然就更不可能知晓了。
    既然不知道,那就自然不可能会提前有什么防范。
    在忽然增强的攻击压力之下,长安大阵发生了非常明显的震动。猝不及防之下,就连当前正在值守大阵的那位秦国法相,都不由得感到心神剧震,那就更别说当前正在阵法之中的、其他的普通修士们了。
    不过,长安城也不至于就此直接被攻破。
    能够死守住这么多年,让联军一点办法都拿不出来的乌龟壳,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先前,联军也不是没有搞过突袭之类的手段,想要趁着长安城内,一时之间的防备不是很强,以短时间内的强大攻势,看看能不能够尝试趁其不备,攻克长安的城防大阵。
    当时,联军所组织起来的那一次突袭行动,也确实在一开始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随后,长安城马上就启动了自身的应急机制,大量的预备修士被紧急动员了起来,在联军还没有来得及真正的将守城大阵,打出一个口子之前,就先行将大阵给加固了起来。
    他们甚至利用联军投入的兵力过猛、深入大阵过深的这一情况,搞了一波小规模的反击,让联军丢下了不少的尸体,乃至于当时直接参与进攻的陆朝和,都受了不轻的伤。
    而后续,这种手段就越来越没有用了。
    虽然,当下这种情况,比那一次还要更加的突然,但长安城内的秦国人,还是反应了过来,并作出了正确的应对。
    后备的力量,被及时的召集了起来,补足并加强了阵法,并让整个守城大阵,很快的稳定了下来。
    但长安城内,仅剩的秦人们,仍然充满了恐慌,包括那几个法相层次的修士,也是一样。
    尽管他们已经成功的防守下了这一波的攻势,然而……
    这事儿,太吓人了。
    作为受到攻击的一方,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联军对于城防大阵的压力,剧增十倍。他们虽然暂时抗住了,但然后呢?
    当下,联军派出的军力,大约只是全部的十分之一而已,法相也只来了陆薇文一个。
    莫名其妙增强了十倍的攻击威力,已经让他们不得不动用后备力量了,那接下来,整个联军,全军压上,又会是什么样的压力?长安城到了那个地步,还能守得住么?
    能够把战争坚持打到现在,长安城内的秦国人不得不说,都是些意志坚韧之辈。但意志坚韧,不代表没脑子。实际上,他们之中,很大比例的一拨人,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曾经的秦国大帝秦尚是否还存活,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希望了。
    外面的联军,知道秦尚和陆青暂时都还没有踪迹,结果还未定,或者都同归于尽了。而城内的秦国人,消息则要闭塞得多。
    毕竟,长安城处于被封锁的状态下,已经有了不少年头。连城都出不去,他们更没有什么途径,可以得知外面的消息。
    说白了,他们不仅不知道陆青与秦尚之间的战斗结果,甚至还没有办法去探查。而这种既未知、又无能为力的状态,更摧残人心。
    在这种信息孤岛的环境下,秦国人所面临的内部压力,远远要比联军要更加强烈一些。
    他们能够撑到现在,内部没有崩溃,就已经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而在当下这种情况,哪怕是最乐观的人,都不由得会绝望。
    没人知道,那十倍力量的增强,到底是哪儿来的。而更让人恐惧的是,他们现在已经看到,联军已经全线出动了。谁敢保证,除了当面已经发起攻击的这一万修士和陆薇文之外,剩下的九万人、还有好几个联军修士,不能展现出十倍的实力?
    就算是不能,那十万人压上来,再加上他们还看到,许多艘空中战舰也已经飞起了。这压力就算只是再增添一倍,也是他们扛不住的。
    而最先加入战斗、出手的,是联军里的另外几名法相。
    最绝望的情况发生了——这些新加入战斗的联军高手们,也同样毫无代价的施展出了十倍的力量。
    这怎么打?
    绝望之中,秦国人还是动用了最后的手段。
    在长安城之内,秦国人预备了一群神界战士。
    这些神界战士,都是能够通过数百人的集合,变成相当于法相层次的金甲巨人。但显然,这种融合,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能够这样搞出来的金甲巨人,一共有十个的样子。但这也是长安城之内的秦国人、国教,最后的一张底牌了。
    原先,这是十个金甲修士、大几千号神界战士,最开始的用途是打算要用在长期战争坚持坚持不住、或者敌人大举压上露出破绽时,发动反击用的。
    但现在,很显然就已经是出现了长安城被围以来最大的危机了。这金甲巨人,肯定是需要动用了的。
    突然的出现了十个相当于法相层次的修士,长安城的城防强度,一下子提升了很大一截。
    在刚才,骤然之间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的长安城大阵,险些就要被力量突然增大的联军法相们给攻破了。直到这十个金甲巨人出现之后,这种危机,才被暂时的解除,城防变得稍稍安定了下来。
    可没有人会因此而感到庆幸。
    联军后面还有九万修士呢!
    法相修士们动作快、反应快,投入战斗的速度也快。可剩下的那些普通修士们,虽然没有那么快,但也已经在结阵了。包括像是那几艘燕军的空中战舰,也已经在启动。
    当这些力量,也全部都投入到了战斗之中,并且展现出来十倍的力量,那长安城必破无疑。
    城防力量再强,在这种力量增幅之下,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
    长安城内的秦国人,被打懵了,打进了绝望的境地。
    但其实,在城外的联军修士们,也是懵的。
    每一个加入战斗的人、挥洒出去的力量,都平白无故的被增强了十倍。关键是,他们也都跟陆薇文一样,完全不知道这凭空增幅出来的力量,到底是哪儿来的!
    但跟长安城内的秦国人的感受正好相反,虽然凭空而来的力量让人感觉到不寻常、有些警惕,并且也确实会担心,这其中是不是会存在什么后遗症。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实的情况已经摆在了面前,那他们好像能够做出来的选择也不多。
    相反,与其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不如赶紧趁着这个好机会,赶紧将已经死守了这么长的时间的长安城,赶紧拿下来!
    当然,在战斗的过程中,他们一方面从来没有停下手,全力的攻击着,同时也难免会持续的思考,这到底是哪儿来的。
    真相,并没有让他们想太久。
    在所有的十万联军修士,即将进入到战斗阵地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半空之中飘来。
    这个人,来得很莫名。在他靠近的时候,联军的诸多法相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们的神识感知,按理讲应该是非常敏锐的,但偏偏就是一点都没有察觉,直到这个人,肉身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他们方才看到。
    这让他们一惊,但随后就是狂喜。
    他们认出了这是谁——陆青!
    陆青还活着!
    这意味着,数年之前,那场决定整个修行界命运、但一直都胜负未知的战斗,到如今,终于将结果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陆老祖赢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放细腻了下来。
    之前,或许还有人会担心,这股忽然增强的力量,到底是哪儿来的。但既然陆老祖都现身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这肯定就是陆老祖的手笔!
    虽然,他们根本想不通,这种能够增幅十万人,甚至包括数位法相修士,让他们是站出来的力量凭空增长十倍的手段,到底是怎么实现的。但既然使出这样的手段的人,是陆老祖,那就没问题了。
    陆老祖的境界,早就已经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别说这点手段,就算是陆老祖当场表演一个得道升仙,他们也不会觉得奇怪,只会觉得理所应当。
    ……
    陆青感受着展开的内世界,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让人迷醉了。
    搞出这么大动作的,正如旁人所想的一样,就是他没错。
    大约三年前,陆青就已经完成了肉身、神魂的重塑。
    那时候,他理论上就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但一场与律神王之间的战斗,让他获益颇多。本来就已经来到神海期巅峰的他,明确的触碰到了洞虚期的力量。
    于是,他花了一些时间,在修行界中部、西部这广袤的土地上,寻到了几处世界锁,全部打开,更进一步的解放了世界力量的上限。
    随后,他就开始了突破,并且毫无疑问的顺利进入到了洞虚期。
    来到长安城外的他,发现战斗正在进行中。于是,他心念一动,决定试验一下自己进入到洞虚期的力量!

章节目录

祖宗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二木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木七并收藏祖宗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