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空间,自诞规则,虽不是大道所控,却暗含其中的规则,你们若是自甬道而出,必定以十位之数,而我只要一夫当关,你说你们有机会攻占此地么?除非你们老祖,愿意共赴此地!”
    魏央的一段话,顿时令天渊皇哑口无言,他的确忽视甬道的规则,想到魏央的实力,若是真的居于此地,只怕要两位唯一皇,甚至要三位到五位唯一皇,共同出手之下,才能有机会冲破对方的防线!
    单不说能不能聚齐,五位实力强悍的唯一皇出手,就说他们自己,作为掌控一方虚空的唯一皇,真的放心旁人,进入他们自己的领域么?
    只要一个不好,他们自己都要成为其他唯一皇,用以强大自身的踏脚石了!就算知道镇魔殿镇守者实力不强,有魏央这样的强者存在,他们真的敢冒险么?
    不敢啊!那也只能想想而已!
    眼下,看清镇魔殿实力之后的天渊皇,突然感到老祖们的布置,似乎有些玩闹之举!要是真的大举入侵,然后出山迅速攻占一方通道,混境必定大乱,如同当年一般,他们这些被称之为异域异兽的万族,就算不能占据混境,也足以大闹一次混境了!
    不过天渊皇眼下还不知晓,之前混境因为天字一脉的变故,导致圣皇十不存一,甚至眼下明面的圣皇,也只有八位之数。八位之数,足足镇压异域虚空数以亿万来计算的生灵,这要是被他知晓,只怕一口老血都要喷出,羞的是无地自容了!
    “正好借助此般时间,送你却见见鳖隆!”
    扫了一眼,心中还有其他心思的天渊皇,魏央并没有理会,神念透过镇魔殿,看到鳖隆已经岌岌可危,甚至已经到达野龙山外围,魏央也不好坐视不理!
    这要是被瑞龙与封妖知晓,绝对会因此生出间隙,虽然双方依旧处于敌视之中,但是表面来看,还是处于合作之下,怎么也不能冷眼看着自己的盟友,被敌人斩杀了吧?
    而对于昆,魏央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影响。其一,乃是源自混境大道相争之故,其二,这家伙隐藏混境之内,竟然从不被旁人发现踪迹,显然对方所谋甚大,这样狡诈的阴谋者,魏央也无法小视!
    “鳖隆?嗯,龟之一脉?是神祖一辈,还是后生之辈?”
    闻听鳖隆之名,天渊皇自血脉记忆之中,轻轻的一搜寻,便知道对方乃是龟之一脉的神族了!
    可是不知道对方究竟算是老一辈,还是后来诞生的神族,天渊皇也是流露出好奇之色,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能不能收服己用!
    好家伙,这天渊皇乃是继承神祖的血脉,算是鳖隆的后辈了!要是魏央知晓,他竟然会打着收复诸神的心思,只怕魏央都能笑哭了!暗呼一句:这家伙真是好大的野心,竟然有这般的谋算?
    若是等到他踏足大道长河之内,只怕会万般后悔吧!后悔还不如留在天渊死域之内,居于韩玲之下,来的自由多了!
    “不知,你瞧瞧就知道了!”
    魏央微微一笑,直接带着天渊皇踏足外界!
    此时,昆亦是已经出手,甚至趁着魏央不曾理会之间,竟然已经操控混境大道之力,全力压制鳖隆的战力!令鳖隆原本的手段,亦是在此无法施展!
    再加上之前斩杀诸位神尊、圣尊,造成大量的能量损耗,不能在混境之内及时恢复,被八位圣皇连连出手,已经有些力尽之感!
    玛德,魏央难道真的乐意所见,这昆斩杀于我,谋取了混的身躯?那无疑是增长对方实力之举,魏央会如此愚蠢么?
    此时,鳖隆亦是心中没底,他猜测不出,魏央的内心究竟如何所想!更不敢如同之前所想那般,认定魏央会出手救援于他了!
    到了野龙山外围,鳖隆才发现魏央的大道,似乎并非那般的简单,只想要谋夺混境的大道!魏央是在自行演化出,一条独属与他的大道啊!
    在契合混的肉身之后,鳖隆或多或少,也能感知混境大道,乃是走一条万道分流之道,也就是说,在混境之内,谁都可以领悟一条大道,只要他们这些诸神打开关闭的大门,不再狙杀这些证道的圣皇,他们完全可以契合一条大道,成为与他们齐肩的诸神一员!
    以混境大道为跳板,不,其实魏央打的目的,就是欲要掌控万道分流,令其下的臣子,皆能领悟一条大道,然后在传承长河之内,亦或是诸神长河之内立道,那样一来,魏央的道便是万道,便是真正的虚空至高大道!
    好野心!知道魏央的目的之后,鳖隆的内心之中,已经把魏央放在一定的高度,其危险定义于昆之上!
    正是因为这般的心态转变,鳖隆都在考虑是不是舍弃混的肉身,直接与昆合作,然后先行斩杀魏央,才是一条正途!
    就在鳖隆都按捺不住,准备到达镇魔殿之前,魏央还不曾露面之际,便尝试与昆合作的想法之时,魏央却突然出现了!
    而且对方出现不说,还带着一位混沌神族出现,这是怎么回事?鳖隆都为之一愣!不知道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混沌神族,是的,不同于他们契合虚空大道,对方真的是完完全全,最为纯正的混沌神族!
    “很诧异,老龟?”
    看着一脸惊诧的鳖隆,魏央亦是微微一笑!伸手拦下欲要趁机,给予鳖隆偷袭的智皇,扫了一眼,亦是满目惊诧的昆,站在了鳖隆的身边!
    “啊,是啊,他是谁?嗯,有点渊的气息,似乎又是不同?说不上来,总之对方的血脉很纯正,却并未继承渊的忍之神通!”
    对于面前这位不认识的同族,鳖隆倒是大为好奇,却安娜心中的情绪,与魏央说起渊之一脉的底细了!
    “忍?跟你一样么?”
    “呃,不是,我走的是御之神通,渊不同!哪老家伙是真的忍忍,就算你站在他的头顶,他都不会与你为恶,还会乐呵呵的与你说笑。不过等到你实力不敌之时,那家伙绝对当即翻脸,呵呵,那才叫真正的变脸呢!”
    呃,这家伙诡诈!
    魏央听道鳖隆如此所言,顿时脑海出现一个满目和蔼,一副老好人的面貌,不过对方内心却是无比的诡诈,背后绝对是插冷刀子的主!
    而继承这样人物的天渊皇,真的如同表面那般的简单?只想进入诸神长河,以求躲避那些神族老祖的压迫?呵呵,只怕也是个诡诈之徒,还需要小心防备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目录

师道成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执笔道春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执笔道春秋并收藏师道成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