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曹家国舅的态度依旧很嚣张。并不是因为曹家国舅是顶级的纨绔,更多的原因是曹家现在势的确很大,曹盈盈是太后,曹笠是军方第一人。
    另外还有一个方面,两大国舅已被发配到了虎牙关,都发配南疆了,难不成还要继续贬不成?太后不要脸面,曹笠不要脸面了?
    现在南楚和东齐大战,景国高层肯定自顾不暇吧?所以曹家国舅很嚣张,他相信就算事情传到李云翔耳中,李云翔肯定会置之不理。对于权贵子弟来说,欺压一下百姓,犯一些小错算什么?
    鲁有山是他的顶头上司不错,问题是鲁有山的靠山是李云逸。在曹家国舅看来,李云逸派系起来的几个将军肯定要倒大霉,一个之前在虎牙关当统领的小角色,机缘巧合爬了上去,算得了什么东西。
    曹家国舅的话,让鲁有山面色更难看了几分,李云逸就站在这,他无法压制属下,这是无能的表现啊。
    他余光瞧瞧扫了一眼李云逸,见他背着双手没有任何表情,他沉吟了片刻,说道:“曹将军,本官听闻半个月你强抢了一个民女,还打死了三个百姓,那个民女当天夜里就上吊自杀了,可有此事?”
    “果然是来找事的!”
    曹家国舅面色沉了下来,或许喝了酒的缘故,他眼睛微微有些泛红,他冷笑几声说道:“鲁将军,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那些都是蔡国奸细,下官依法办案,你休要听闻了一些谣言就来责问下官。如果鲁将军看下官不爽,大可以上报朝廷,让朝廷撤了本官的职。当然鲁将军也可以当场拿了我们,押解进京,这虎牙关下官还不想呆了,就看你有没有这个魄力了……”
    “呵呵!”
    鲁有山还没说话,李云逸却笑了起来,这个笑容之前在客栈出现过。他笑了一声后,目光投向了福公公,福公公懂意思了,对着鲁有山说道:“全部拿下,押解进京,将证据收集上报。”
    福公公外表伪装了一下,一开口却暴露了他太监的身份。当太监几十年了,声线很难改变,他也没有刻意改变。
    鲁有山心里有底了,他手中出现令牌,对着附近已汇聚的一百多军士沉喝道:“本官是鲁有山,天南郡郡守,天南军大将军,本官命你们将这群人全部拿下!”
    鲁有山在虎牙关还是很有威名的,毕竟李云逸带兵走了之后,这里他一个人说了算,升为天南郡守后更是变成了封疆大吏。这群军士迟疑了一下,一个什长大手一挥道:“全部拿下!”
    曹家国舅有些慌了,目光惊疑的盯着福公公,却越看越陌生,宫内的权监他都几乎见过,并没有见过福公公这种啊。
    “你们敢!”
    天月阁内突然响起一声爆吼,一个和曹家国舅外形长相差不多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站在石阶上,居高临下扫视众人喝道:“你们是谁的兵?居然敢动上官?鲁有山勾结东齐,现已是东齐的奸细,这个太监就是东齐的奸细,给本官全部拿下!”
    “哗~”
    全场一片哗然,那些军士都有些凌乱了,一边是天南郡守,一边是他们的上官,他们都不知道相信谁了,不知道听谁的了。
    曹家大国舅出来了,气势比他弟弟明显强不少。他见军士们没动静,再次怒喝起来:“军中的第一条铁律是什么?你们都忘记了?那就是坚决服从上官的命令,本官是当朝国主的舅舅,出了任何事情,本官自会向国主交代,动手!”
    这个曹家大国舅明显比二国舅有水平多了,一下镇住了那些军士。一群军士的战刀开始对准鲁有山和福公公李云逸,李云逸没有心情继续这场闹剧了,鲁有山没有带亲兵过来,靠鲁有山的战力其实可以拿下这群人,但未免有些太难看了。
    他目光朝福公公一瞥,福公公懂了,手中出现一块金色令牌,沉声说道:“你们都看清楚了,这是摄政王的令牌,咱家奉的可是摄政王的旨意。”
    明晃晃的金色令牌,很是刺眼,军士们手中的刀再一次垂了下来。那个什长都快哭了,神仙打架他一个凡人夹在中间很是无奈啊,他只恨自己为何今日巡逻恰好在附近。
    “摄政王的令牌?”
    曹家大国舅目光扫来,很快冷笑起来道:“你这令牌是逸王的令牌吧?逸王都已死了,现在四爷是摄政王。你拿着一个死人的令牌在这吓唬谁呢?本官对宫中颇为熟悉,这位公公却从未见过,他绝对是东齐的奸细,拿下!”
    福公公面色变了,身上露出了滚滚杀意,曹家国舅可以骂他,却不能骂李云逸。他目光朝李云逸瞥了一眼,见李云逸没有任何表情,他身子动了,如幽灵般飘了过去,手掌翻飞,瞬间将曹家大国舅给拍飞。
    “动手!”
    曹家二国舅看福公公动手了,连忙招呼身边的统领们一起动手,只是福公公的身手可是他们能比的?福公公都没有露出宗师气息,身形闪烁轻松将曹家二国舅和几个统领都拍飞了。
    福公公含怒之下出手,虽然控制了力道,两个国舅和几个统领都重创了,曹家大国舅最惨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几根,砸在了墙上反弹下来,滚落在街上。
    曹家大国舅爬起来吐出一口鲜血,他目光惊疑的望着福公公,一只手指着他,眼中都是惊疑,凝声问道:“你到底是谁?宫内九品上的公公就那么几位!”
    “咱家是谁,回头你可以问问曹太尉!”
    福公公双手收了进去,站回了李云逸身后,曹大国舅目光扫向了李云逸,眼中更加惊疑了,这位强大的太监居然是个下人?那这个青年身份自然富贵不可言,景国能有如此地位只有两位,李云宇和李云翔。但这两人他都见过,这青年却是非常陌生。
    “发信号,调兵!”
    曹家大国舅沉吼起来,指着李云逸他们说道:“他们绝对是东齐奸细!”
    “哒[]哒哒~”
    就在此刻,远处响起一批战马奔腾的声音,很快一队队骑兵奔跃而来,这次足足来了三四百军队,为首的一人身穿将军铠甲,身后的军队都是刀甲在身,军容军风明显比之前的一百多强多了,这是一只精锐军队。
    战马还没靠近,那将军就飞跃而起,落在了鲁有山面前,单膝下跪道:“末将刘强,参见大将军!”
    虎牙关总镇来了,李云逸看到他带来的兵马,面色微微好看了一些。虎牙关的军队还没完全烂掉。应该只是两个国舅过来了,借着身份压制了刘强,还拉帮结派,腐化了一些统领就和部分军队罢了。
    李云逸不想看了,径直朝外面走去,福公公跟着随行,路过鲁有山时说道:“做好善后事宜,证据准备齐全,涉事人员全部拿下,押解入京。”
    “喏!”
    鲁有山躬身领命,目送李云逸和福公公离开。他看到李云逸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黯然。这次事情之后,他怕是再也跟不上李云逸的步伐了。
    之前李云逸说过,如果他们不努力,不进步,跟不上他的步伐,李云逸是不会等他们的。
    熊俊丁瑜龙陨跟上了步伐,从此平步青云了。他和陈铮都算没有跟上,陈铮之前的来信修炼失败,李云逸虽没有亏待他,但以后肯定没有发展前途了。
    而今日这事,他在李云逸心中变成一个无能之人。身为天南郡总镇,他压制不了曹家两个国舅就算了,连虎牙关的兵都镇不住,还让福公公去动手处理,这就是无能表现的。
    鲁有山发狠了,将全部人给绑了,押解进入大牢,然后开始搜集证据,腐化的校官一律下大狱,整整忙碌了一夜,在第二天清早事情终于全部办完了。
    可惜,等他第二天想去客栈汇报时,却发现李云逸和福公公已离开了,福公公留下了一张字条。
    鲁有山看了字条长长一叹,这一次之后他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李云逸了。
    李云逸大清早就出城了,乘坐飞行凶兽朝景城飞去。两个国舅只是插曲,他不太想管了,回头让刑部调查一下,也不至于下大狱,但官职肯定会一撸到底,在景城安心当个富家翁吧。
    回头他会叮嘱邬羁盯着他们两个,还会敲打一下曹笠,如果这两个货还不知悔改,到时候就别怪他不给曹笠和太后面子了。
    飞行了一天多时间,在第二天中午时分他回到了北大营。刚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热,邬羁就来了,手中拿着一份军报道:“昨夜南楚东部防线被破了一路,南楚一个郡城被攻下来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李云逸微微颔首,这个不出他意料之外。东齐为了这一战准备了那么久,如果一路防线都破不开,那东齐还打个屁。
    邬羁看到李云逸军报都没有看,悠然的端起茶水喝,他摸了摸鼻子,莫名放松了下来,坐在桌子上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含糊不清说道:“你就半点不担心南楚一败涂地?东齐大军长驱直入,将南楚给吞了?”
    “吞不下!”
    李云逸淡淡一笑道:“南楚和东齐都是两只大象,一只大象想轻松吞下另外一只大象谈何容易?司马跃还是有点料的,公羊裘也不是吃素的。另外这两个不行,还有一个叶向佛,所以不着急,我们看戏就行,还轮不到我们上场的时候呢。”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妖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夜并收藏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