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般机械军团蜂拥而,层层叠叠联结一,覆盖宰分身之,迅速合体,变一具体型巨大机械神明,横亘星空之间。
    韩萧驾驭庞大至高尊机体,世界树疆域星河游弋,朝星光璀璨之处飞速行。
    ,一颗被根须缠绕星球便视线之,越越近。
    韩萧二话,抬手掌,掌心泛强烈幽光芒,一刻,一股粗大光柱喷射而,如光矛一般瞬间贯穿颗星球,一根钢针串一颗肉丸。
    星球表面留一贯通豁口,内部构造断口暴露,壳、软流层、星核,一层层泾渭分明,如层蛋糕。
    凝滞一瞬,颗行星骤朝豁口处内塌缩,壳破碎,化熔流,软流层汹涌暴,星核亮度陡增,强光猛心迸,一瞬生轰爆破,整星球炸裂,化膨胀光团。
    韩萧机体岿,护盾自挡行星爆炸强烈冲击波,电弧闪耀间毫无损,仿佛身环绕一层层量飓风。
    一次专门搞破坏,需十一小心翼翼,就大张旗鼓。
    一刻,信息态警报网立即被触,,整世界树文明道韩萧突身,并炸毁一颗行星突状况。
    韩萧离远,四周空间便一阵波,一批批世界树舰队通世界树特快号直达区域,毫犹豫朝星球般大小至高尊机体火。
    密集光雨轰击至高尊护盾,而雷大雨小?激大片大片量火花,无法打破坚摧护罩。
    韩萧抬手一握,量喷涌?反手便压碎一片片舰?虽身处舰队重重包围之?却一人反包围所敌人。
    快,更世界树舰队借助世界树疆域快速降临通道抵达场,纷纷加入局?围韩萧身集火舰越越。
    另一树王宫殿?祖树王与定树王通心灵网络关注韩萧行,表情颇沉凝。
    “伙怎突跑。”定树王惊异,“该一人反攻疆域吧?”
    “真。”祖树王眯。
    “阻止吗?”
    祖树王闻言?坚定摇?“必?难付?人海术效率差?挡住?道投入少兵力,让一部分入侵部队援,怀,就牵扯精力,变相阻挠入侵度。”
    “怎办?就疆域里搞破坏吗?”
    “既阻止?就阻止?让母树收疆域?大本营换方?里就扔。”
    祖树王斩钉截铁,毫犹豫。
    其实一办法,就用树神降临?超神级超神级,次交手之,祖树王觉完整树神降临难击退黑星,索性就浪费使用次数,干脆一走之。
    由心灵网络连接,及特母树机制,世界树文明一巨大优,就执行力惊人,祖树王号令一,庞大世界树疆域立即始变化。
    见漫星空隐约浮盘根错节世界树根须,缓缓移,接连拔根而一,而承载世界树“土”则疆域内宇宙空间,平根须隐藏,而此纷纷身。
    一颗颗星球化流质,尽数融入世界树根须之内,而世界树根须随之收,星球外层空间空间裂隙跟一消失。
    一间,无数星光黯淡,直至消散,原本繁华璀璨星河,慢慢变死寂荒芜宇宙,随世界树收一片片星球,里星域极快速度恢复应原貌,荒凉、冷清,漆黑一片,寸草生。
    屠戮世界树舰队韩萧注意宇宙空间异常变化,第一次见世界树迁移大本营情况,漫世界树根须显形,始退“扎根”状态。
    “一,就打算搬吗,真果断。”
    韩萧暗自诧异。
    扎根状态,世界树特快号使,场世界树舰队收令,立即结束围攻,趁最间快速传送,打算撤离。
    韩萧又碾碎一群舰队,忽心一,猛树神人物卡。
    刷——
    一刻,至高尊四周突撕一道道空间裂隙,一条条根须陡射,舰队之横扫而,将一批批舰吞入其。
    用人物卡召唤根须,流淌蓝色光芒,与绿莹莹世界树本体截!
    “怎用世界树之力?!”
    祖树王一直关注,一幕,突间就懵。
    难道黑星世界树一员?自己人?!
    啊,怎!
    一间,母树意识反应,祖树王感惊讶情绪。
    世界树本身懵逼,诧异一被控制生体,何拥与源力量。
    韩萧操控召唤而根须抽击舰队,感觉新奇,津津味,突间一大堆“触手”,总算体树王快乐。
    就,一阵心灵波陡传,带祖树王震惊喝。
    “黑星!怎拥世界树力量?!”
    “猜。”
    韩萧禁眉一挑。
    心血潮启张人物卡,实验一,自己召根须究竟否连通世界树。
    而适才尝试,确定,人物卡生根须属自身,并被世界树反操控,凭空而生无根之木。
    即使吞噬物质,将其分解量填补自身消耗,并世界树保存信息态并行转化……而人物卡效终结,临召根须就自行溃散,期间吞噬东西一。
    外人,蓝色根须源,力量与世界树极其相似,却独立另一体,禁让祖树王浮联翩。
    一刻,探索宇宙复苏者、灭者等等资料闪脑海,祖树王猛瞪大睛,感觉自己找真相。
    “明白!宇宙里其实另外一棵世界树,就身!”
    星盟泄漏情报包含韩萧生平,祖树王一直惊讶韩萧崛间之短,此觉豁朗,找一解释。
    灭者死特性与世界树员何其相似,假如灭者其实另一株世界树员,就通,黑星一直假装自身与其关系,其实闷财,才幕之人!
    “棵世界树?真敢。”
    韩萧忍住祖树王脑洞失笑。
    继续,就,四周陡裂许空间通道,一条条版绿色世界树根须伸,迫及待缠韩萧蓝色根须,一条条蛇缠一,扭麻花一,慢慢蠕,断互相挤压、拉扯、黏合。
    见状,韩萧语气一顿,表情突变古怪。
    画面,怎舌吻呢……
    辣睛……
    韩萧角一抽,甚至根须交缠处感受世界树情绪,赫一种极其热切、渴望念,其包含融一体欲望。
    一股股版世界树之力沿根须交缠处,源源断传入蓝色根须,赫输送自身量,犹如迫及待分享东西,并且世界树反勾蓝色根须蕴含力量,似乎达某种特殊“体液”交换。
    “叫根须当配偶?!”
    韩萧瞪大睛,惊呆。
    版世界树蓝色翻版,互相敌视、死休,仅打,反而世界树“交流”,一敌意,十分热情。
    难……因版世界树一直独一无二存,孤独寂寞,容易一类,交配习性被燃,饥渴难耐,本占据风?!
    ‘古人诚欺,一山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韩萧兴趣,暗暗称奇。
    另一,祖树王彻底懵逼,身树王,感受母树意识源源断传欢欣、兴奋,连带望韩萧神受影响。
    本应敌人韩萧,里竟变亲切,生敌意。
    靠,臣等欲死,陛何先降?!
    祖树王赶紧甩甩脑袋,摆脱母树意识间接影响,愕道:“情况?”
    韩萧神,嘿嘿一笑,语气调侃:“棵世界树嘛,公,母,母见公,就灵啦~”
    祖树王大怒:“放屁!凭母见公就灵,应该反吗?!”
    “嚯,浓眉大,拳法众伙。”
    韩萧一脑门黑线,扭死纠缠蓝绿根须,又忽嘿嘿一笑:
    “太,顺便一句,母树真棒!”
    “……”
    祖树王虽明白韩萧调侃,一听就道话,莫名感一阵酸楚,感觉身绿光似更加鲜艳。
    解除心灵通讯,按捺恼怒,沉脸令部队加快速度撤离。
    ,世界树终收大本营,围攻韩萧舰队死死逃逃,而疯狂求偶世界树根须依依舍收空间通道之,无论怎挑逗,韩萧用人物卡召唤蓝色根须应,简直堪称坐怀乱。
    ——实际因蓝色根须临生无根之木,属真·阉割版力,完全受韩萧控制,存自意识,并方面功。
    久,树神人物卡间,蓝色根须寸寸碎裂,化光屑消散,剩至高尊一人,飘浮荒芜宇宙。
    世界树抛弃疆域,所星球与体归母树,完全撤离,简直被韩萧一人吓连大本营,连夜搬……实差如此。
    就俩字,排面!
    “啧,觉间,威慑力强。”
    韩萧摇失笑。
    换其人,半拉面子直接跑路,偌大一文明,被一人吓连老,再济派足够兵力大一场,直伤亡惨重,觉扛住,才合撤退由……世界树偏偏就乎种情,走就走,一觉丢脸,施展呢,种敌人最难付。
    “虽逼迫世界树搬稍微添一麻烦,治标治本……一趟亏,一趣情。”
    韩萧露玩味笑容,树神人物卡奇妙效果。
    “用一次做实验,人物卡剩次使用机,合适兴许奇效。”

章节目录

超神机械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齐佩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佩甲并收藏超神机械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