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父亲通完电话,唐安歌紧接着又给她母亲安小兔解释了一番,并让安小兔安慰一下她父亲。
    安小兔看到宝贝女儿说要住到连城烨那儿的消息,第一反应是懵逼。
    等缓过神来,她深知女儿的性子看着冷清,对家里人也好说话,可一旦决定的事,是非常难改变的知道事情已成定局。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最后叮嘱唐安歌,要是连城家族的人敢让她受委屈,就立马回来。
    “安歌,到了。”
    耳边想起男人低沉优雅的声音,唐安歌抬头一看,发现连城烨已经下了车,正站在车外给她开门。
    她应了声‘哦’,跟着从车内走下来。
    车子正停在别墅前,唐安歌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别墅,无论是别墅规模还是装修风格,都没有比较特别的地方。
    这让她有点意外。
    连城烨出身R国皇室,还是总统的弟弟,她以为他的住宅是比较奢华气派的,没想到这么低调。
    进了屋,连城老爷子就让贴身侍佣送自己回房间休息。
    连城烨也想送他爷爷回房,但老爷子拒绝了,“用不着,你这儿我熟的很,有事我会吩咐管家。”
    老爷子出院之前,医生给做过全身检查,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错。
    因此,连城烨便没有把他爷爷视作娇弱婴儿般时刻神经紧绷。
    老爷子回房后。
    客厅只剩唐安歌和连城烨两人。
    “我住哪儿?”唐安歌轻声问道。
    “爷爷在这儿住,你不跟我住一个房间,他会怀疑的。”他说。
    唐安歌沉默了几息。
    “……哦。”
    随即跟在他身后,朝楼上走去。
    上了二楼,唐安歌淡声警告他,“连城先生,我在出其不意用毒方面,有我舅舅八成功力了;舅舅还教我捅和砍人七七四十九刀,能刀刀避开要害,最终轻伤。”
    连城烨,“我会严格遵守协议规定的。”
    并不是怕她的威胁。
    首先,他现在就算想对她怎样,也是有心无力。
    其次,就算他行,除非她心甘情愿,否则他不会强迫她的。
    这是他最后的绅士风度。
    “那就好。”唐安歌满意地颔首,走进了房间,又道,“连城先生,我会努力帮治好你的病的。”
    舅舅说她以后定能够超越他。
    那舅舅现在治不好的病,以后几十年那么长,她应该……可以的吧。
    连城烨,“……”
    他原本是没病的。
    “我已经让人送了一些你换穿的衣服过来,一会儿就到。”
    “好的。”
    唐安歌观察了一下他的房间,灰色和白色是整体装修的主色调,室内没有多余无用的摆设,看着非常干净整洁,好像他只是回这里睡觉而已,没有太多日常生活的气息。
    注意到她打量的目光,连城烨略紧张地解释,“我大部分时间待在部队里,只有休假的时候才回这儿住;除了换穿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你还需要什么东西?”
    她是唐家所有人的心尖宠,担心她嫌自己的房间太简陋,会住不惯。
    “暂时不用。”唐安歌摇头。
    这时,敲门声响起。
    连城烨快步走去开门,是管家。
    “三少爷,几个驻北斯城的奢侈品牌店的店长,带人送了一些服饰过来,您要检查一下么?”管家报告道。
    “送到隔壁衣帽间。”连城烨吩咐道。
    “好的。”
    管家应完,转身离开。
    连城烨回到房间里,“你换洗的衣服送过来了,等会儿你去看看喜不喜欢,没有喜欢的话,我让他们送几本时装杂志给你挑。”
    “改天在房间里给我安置一张书桌吧。”
    她平时都是在房间里看书的。
    对于她的要求,连城烨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
    他房间够大,放一张书桌是绰绰有余的。
    唐安歌看了眼手机,有好多条微信消息,是家人发来的。
    “你……你忙你的吧,我跟我爸妈聊会儿天。”
    “我……”连城烨不擅长跟女孩子相处,停顿一下,把到舌尖的话咽下,应了声,“嗯。”
    想了想,他指着房间内的另一扇门,跟她说,“这门是通衣帽间的,你一会儿洗澡要找衣服,从这儿去衣帽间即可。”
    “我知道了。”
    “我还有点儿工作,去书房忙会儿。”
    连城烨说完,离开了房间。
    唐安歌则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坐下,打开微信查看消息。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小歌儿,到连城烨家没有?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连城烨有没有说让你住哪儿?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小歌儿,你超过五分钟没回爸消息了。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不可以跟连城烨共处一室,听到了没有?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N
    唐安歌深呼吸一口气,才回复她父亲的消息。
    好好学习的安歌:爸,我是二十二岁的成年人了,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好好学习的安歌:请您和妈不用担心,就当我在朋友家住三个月。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我想把你舅舅碎尸万段!!!
    唐聿城咬牙切齿,都是安翊笙那老混蛋害的,要不是他跟小歌儿胡说八道,小歌儿也不会被骗,然后先斩后奏跟连城烨领证。
    好好学习的安歌:那您快去找舅舅算账。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你还没回答我,连城烨安排你今晚住哪儿。
    好好学习的安歌:听真话假话。
    一条小咸鱼的先生:什么话都不想听了。
    好好学习的安歌:……
    然后,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父亲回复消息。
    隔壁的隔壁,书房。
    连城烨正在微信问他堂妹,如何跟女孩子相处,结果被无情地嘲笑了一番。
    虚心求教的他,丝毫不介意自己被嘲笑。
    等他堂妹嘲笑完了,他接着请教。
    今天买包了吗:唐家二小姐我接触过,但私交不深,性子冷冷清清的,话不多。
    烨:你三嫂。
    今天买包了吗:是是是,三嫂三嫂,行了吧。
    今天买包了吗:我不了解三嫂,我觉得你想了解三嫂,然后投其所好的话,找错人了。
    烨:……
    今天买包了吗:问三嫂的好朋友时家大小姐时千诺啊!
    今天买包了吗:三哥我告诉你,想追一个女孩子,又不知道怎么追,就去讨好她的闺蜜,从她闺蜜那里了解兴趣爱好之类的;再让她闺蜜帮你美言几句,比你瞎捉摸有用太多了。
    烨:嗯。
    连城烨觉得她的提议可行。
    据他所知,安歌三年前能回到唐家,跟家人相认,时千诺功不可没。
    同时,安歌跟时千诺的感情很深。
    连城烨刚想让人帮查一下时千诺的联系方式,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
    看来电显示。
    是他老大……

章节目录

梦醒不知爱欢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许微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许微笑并收藏梦醒不知爱欢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