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摇羝山,已经开启了四五年之久的孽摇羝山秘境似乎也走到了关闭的日子,一道道流光自孽摇羝山秘境深处的扶桑神树上出现,朝着秘境内的四面八方落下。
    秘境中部区域一座已经被开启了的墓葬内,昆衣、司幽、昆影等上百道身影静静的盘坐在那里,当流光落下的那一刻,他们齐齐睁开了双眼。
    “终于是到了出去的时候了吗?”
    “秘境要关闭了。”
    声音自众人的嘴中发出,每一道流光都像是有眼睛一般,径直的在他们的头顶上落下,带着众人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内。
    孽摇羝山之外,昆衣他们望着周围熟悉的景象,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喜悦,不仅是他,几乎是所有活着从孽摇羝山内出来的大荒经天才都是如此。
    进去的时候,昆衣他们曾经大致的数过一边,整个大荒经差不多有十来万天才进去了,但现在,孽摇羝山外的平原上,稀稀落落的分布的身影只有不到四万的样子,和当初三身国国主在出发前所说的损失倒也差不多。
    “他还没出来?”昆影一直在人群中找寻那一个她想看到的身影,但时间缓缓的过去,孽摇羝山之中的道路已经关闭,那一个身影她仍旧是没有看到。
    “公子真的还没出来?”司幽开口说道“那他必定是得到了孽摇羝山中心扶桑神树的传承了。”
    “他自己还真是有信心啊。”昆衣感慨,长叹了一口气,帝俊那小子在刚开始的时候就交代了他们自己可能会晚一些时间出来,没想到还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
    “公子,小姐,你们终于是出来了。”就在昆衣几人感慨交谈的时候,远处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人群掠来,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落下身形之后,站在半空之中朝着昆衣几人先行行了一礼。
    “七叔,怎么是你在这里?”
    昆衣看着来人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来的身影并不是之前送昆吾国天才来的那位巅峰圣王强者,而且昆衣他们发现,似乎所有的势力都没有强者留在这里。
    “诸位,我是昆吾国执事昆七,奉昆吾国老祖令,前来接引你们前往不周山脉。”
    那被昆衣尊称为七叔的中年男子将自己的气势全力的释放出来,将所有从孽摇羝山出来的大荒经天才们注意力都是吸引了过来。
    “大荒经遭到昆仑山入侵,诸位势力的老祖和我昆吾国老祖已经带着所有的强者在不周山脉外的平原上抵抗昆仑山大军,故特命令我前来接引你们。”
    说完,这昆七大手一挥,二十余艘百丈长的舟舰浮现在天空之上,示意着那些满脸惊容的大荒经各势力天才上舟。
    将近四万的大荒经天才虽然心中充满了震惊,但行动还是很迅速的,没过多久便尽数的登上了舟舰,在昆七的带领下朝着大荒经的西部区域飞去。
    大荒经中心区域的西部,和帝俊当初进来的那个地方一样,是一座雄伟无比的绵延山脉,这山脉被大荒经内的众势力称之为不周山,不周山山脉的西边,便是昆仑山和大荒经交战的寿华之野。
    “七叔,前方战事如何了?”
    最前方的舟舰之上,载着的便是昆七以及昆吾国、三身国、羲和国的天才,昆衣几人神色凝重的来到昆七的身边,开口问道。
    “现在还好,不过我昆吾国损失惨重,昆仑山第一次进攻的时候,只有我昆吾国的**万大军阻挡,一战下来,我国大军仅剩下不到三万人,而且若不是有来自海经的强者支援,不周山脉的防线就已经丢失了。”昆七如实答道。
    “可恶。”听到昆吾国损失惨重,昆衣等人均是怒声喝道,身上的杀意澎湃。
    “好在来自西海、北海、南海三海经的强者支援,我们撑过了第一战,随后,大荒经内势力的强者便支援了过去,并且人族的支援也赶到了,现在我们双方正在僵持之中,每日都会出现小规模的血战,我们损失不小。”昆七再度答道“这主要是因为昆仑山一方有几个极强的天才后辈在里面,我们的损失几乎都是那几个天才造成的,而我们现在的大军里,同等级的强者能够胜过他们的几乎没有。”
    “昆仑山的天才吗?正好,我倒想看看昆仑山的天才到底有多强。”昆衣、昆影他们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战意,心绪朝着远处的寿华平原战场落去。
    “有了二位公子、昆影小姐以及后面的大荒经各势力内的顶级天才在,昆仑山的那几个天才必定无法再翻出什么浪花来。”昆七笑着答道。
    舟舰急速的前行,下面的山川草木快速的被掠过。
    寿华之野,大荒经防线城池前,大地上的杂草早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有呈暗黑色的泥土岩石。
    距离凿齿几人在城门外叫战已经是过去了五日的时间,这十日里,大荒经一方出战的强者已经超过了千人,双方也爆发了十数次小规模的交战,但,其中大荒经一方胜利的次数仅有两三次,这两三次的胜利还是因为昆仑山的凿齿几人离开了战场,昆仑山一方没有强悍的战力支撑而胜利的。
    为此,城池的上百万强者都是狠狠的憋了口气,但碍于实力的差距,只能是将这口气隐藏起来,不断上书昆吾国老祖等圣帝级强者,请求大战的开始。
    但昆仑山有昆祖在那里坐镇,昆吾国老祖等人又怎么敢贸然的进攻,而且,自昆吾国老祖讲述了他被昆祖快速击败的过程之后,安天圣帝他们对昆祖愈发的忌惮,要是昆祖在昆仑山的营地那里布下了同样的阵法,他们四个人也绝对讨不了好,到时候,他们这一方的大军必定损失惨重,所以,昆吾国老祖他们只能是将众人请求大战的意愿压下,继续维持着现在这样的僵持局面。
    当然了,昆吾国老祖他们也不是在这里干等着对方打过来,在轩辕氏拿出了人族的镇族法阵之后,昆吾国老祖四人花费了数日的时间在整个不周山脉外包括他们所处的城池在内布下了这一法阵。
    而且威力比起轩辕氏他们在中山经夸父山和苟林山布下的还要强上数分,毕竟布下法阵的这四个人可都是巅峰的圣帝强者。
    “看样子你们大荒经之内真的就只剩下了一群废物了,连我都不敢来战,你们不如直接认输,投靠我们昆仑山,哈哈哈哈。”第十一日,凿齿、鼓等几人依旧在这里叫嚣着。
    城池上,站满了大荒经、人族、海经的强者,个个怒目而视,但却无人能够上前去迎战。
    凿齿他们三人现在都是圣王中境的修为,虽然看上去都是初入,但击败圣王中境巅峰的强者丝毫没有什么难度,当大荒经这一方出现圣王高境及以上修为强者的时候,昆仑山也会出现对应的强者迎战,不让他们和凿齿等人交手,而修为低的就更不可能出手了,他们若是一出手,只能是死的下场。
    这十日的时间里,人族、大荒经、海经三方的圣王中境强者已经出动了数十人,但对方仅仅是出动了饮稿一人,便击败了所有,实力更强一些的鼓和凿齿都还没有出手。
    “今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你们可是有百万的强者,没想到却被我一个小小的中境圣王堵在门前,真是可笑啊。”
    鼓的声音夹杂在凿齿的声音中,遥遥的传进了城池上众强者的耳中。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试一试如何?”
    就在城池上众强者忍耐不住,想要冲杀出去的时候,城池内部,传来了一道让人振奋的声音,众强者扭头看去,二十余艘舟舰遥遥的停在城池的后方,数万年青的面孔从舟舰上掠下,朝着城墙这里快速的掠来。
    “是我们大荒经的天才。”
    当看到那数万年青面孔的瞬间,城墙上的强者中顿时就有不少的身影激动的呼喊出来(上百万的大军,但圣王级别的强者只有数千人,其余的还是圣级和元灵境,所以面对中境圣王的凿齿几人,能够出手的并不多)。
    出声的人正是为首的昆衣,他和司幽、昆影三人在队伍的最前方,身形几个起落,便落在了城门外,身上圣王初境的修为散发开来。
    “圣王初境,就凭这个修为,你们就敢上前来和我们抗衡,太过看得起自己了吧。”看到有人出来了,凿齿、鼓几人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上前嘲讽着说道。
    “修为并不代表一切,你也只不过是圣王中境而已。”昆衣冷笑着答道。
    “那就试试吧。”凿齿不以为然,看着昆衣、昆影、司幽三人,笑着说道“你们也正好是三个,既然这样,那就直接一对一好了。”
    “好,那就一对一。”昆衣望了一眼昆影和司幽,见两人没有反对,也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看你们修为低,让你们挑选对手好了。”凿齿的声音再度响起,其中的轻视之意浓郁。

章节目录

山海经之天帝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森林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森林主并收藏山海经之天帝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