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尘回到自己的住处,却并未如之前和团子所说的一般有什么事情要忙。
    相反,他步伐闲散,姿态慵懒,走到桌前,漫不经心的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指腹在茶杯上轻轻摩挲着。
    茶水是凉的,但不知为何,此时他的手心,却莫名带着几分热。
    他半靠在椅子里,眼帘微垂,眸色幽深,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眼前似有无数画面闪过。
    那张容颜却是越发清晰,几乎要刻印在心底。
    三个月。
    他等的很辛苦。
    其实一开始,他接到缪真的消息的时候,是打算尽快将事情解决,就去凤凰神山找人的。
    但没想到,缪真居然还抱着其他心思。
    了解到缪真想要撮合他和缪萱萱的时候,他一点儿面子没给缪真留,二话不说,起身就要走人。
    他怎么会为这种毫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
    有这个功夫,他宁可去凤凰神山,见见他想见的人。
    但缪真后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停下了脚步。
    当时,面对他强硬无比的拒绝态度,缪真很惊讶,也很奇怪。
    他问:
    “紫尘,你这样抗拒,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紫尘停下脚步,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直接否认。
    “缪真前辈,你怎么会这么想?”
    他从来冷心寡情,连和人多说两句话的耐心都没有,上哪儿有喜欢的姑娘?
    可不知为何,他在反驳缪真的时候,心里却带着一丝连自己也无法言明的...微妙的心虚。
    缪真当时就笑了。
    他摇头,笑着说道:
    “如果没有,你紧张什么?紫尘,你下意识跟所有女子保持距离,连试试也不肯,难道不是怕谁生气么?“
    他想说,他本来就是这样的。
    但在即将开口的那一瞬,他脑海之中,忽而飞快闪过一张模糊的容颜。
    忽而涌上心头的念想,令他惊在当场。
    其实,不是第一次想起那张脸。
    但在那个时候,那种境况下,很莫名的,他就将缪真的话又重新审视了一遍。
    于是他终于察觉到了自己心中,那藏匿在最深处的,无法与人言明的危险心思。
    像是有一张窗户纸,终于被毫不留情的捅破。
    若说之前,他还能粉饰太平,告诉自己那不过是出于多年生死与共的感情。
    在缪真问出那一句之后,他终于没有办法,再这样继续欺骗下去。
    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的。
    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而后,他答应了缪真的请求,带缪萱萱回了幻神宫,并且尽心尽力的帮她调养身体。
    想起刚才团子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有些落寞的眼神,他的心脏也像是被什么攥紧。
    其实,带缪萱萱回来,没有其他原因。
    纯粹是为了感谢缪真,只用几句话,就点醒了他。
    他没想到团子会误会。
    本来是想解释的,但她的反应,却忽然让他意识到了某种可能。
    一个,他只要想到,就心口滚烫的可能。
    其实这三个月,他故意没有去见团子,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
    他想要好好审视自己,也想看看团子的态度。
    他们在一起太久了。
    而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些事儿,又让紫尘非常清醒的认识到,如果一直保持这种状态,那么他们之间,极有可能永远都会是这样。
    一切,都需要改变。
    只有这样,才能破而后立。
    三个月的时间,实在煎熬。
    哪怕他一直密切关注着那边的情况,也还是,难熬的很。
    尤其知道那群小子,成天都在她身边绕着。
    中间有好几次,他差点就打算过去了,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好在——
    似乎,熬得值。
    想起小姑娘最后委屈巴巴的眼神,他轻声一叹。
    可要...快点啊...
    ......
    团子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紫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她兴冲冲的跑过去,却被紫尘拦下。
    然后,她看到旁边坐着缪萱萱。
    紫尘说:
    “这些都是给萱萱准备的,没有你的。”
    缪萱萱在旁边笑得好温柔。
    她很生气,饿着肚子跑了。
    然后她莫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约是跑了太久,她的蝎尾辫散开,一头柔软青丝变得凌乱不已。
    她正打算去整理一下,就看到紫尘又出现在梳妆镜前。
    而缪萱萱,就坐在他身前。
    他离的很近,手里还捧着缪萱萱的头发。
    他指尖微动,就将她手里的两根红绳金铃勾走。
    “萱萱用这个更好看,你选别的吧。”
    团子鼻子一酸,却不知为何,没有上去抢。
    她似是不想看,又转身跑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周围的景色都很模糊。
    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往前栽去。
    临了,她看到紫尘忽然出现在了她身前。
    不过寸许距离。
    只要他伸出手,就能把她救下。
    “紫尘!”
    她急急忙忙的喊他。
    但紫尘却只是那么站着,动也没动。
    甚至,他还退后了半步,与她错开。
    团子狠狠跌在地上。
    按理说她的肉身力量极强,磕一下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大约是因为在梦里,她居然觉得钻心的疼。
    她仰头,忍不住控诉:
    “紫尘!你怎么不帮我!”
    紫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那么熟悉,说出的话却又那么陌生。
    他说:
    “我已经娶妻了,自然是要避嫌的。”
    “我不是你的。“
    团子猛然惊醒,在床上坐起身,脸上一片冰凉。
    她摸了一下脸,发现居然做噩梦...哭了?
    她呆愣愣的坐在那,心脏像是被揉成一团。
    奇怪。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她在梦里,又为何那么伤心?
    如果紫尘真的娶妻生子的话...其实,也差不多会是那样吧?
    笃笃。
    敲门声忽然传来。
    团子低低的应了一声。
    羿芙走进来:
    “团子,今天我们——你怎么了?”
    她原本是笑着的,结果一抬眼就瞧见团子眼睛通红,脸上满是泪痕,衣服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瞧着实在可怜。
    听到声音,团子忽然抬头,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不是我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