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三人也随之出手,摆脱了禁锢,与舍老五站在一处,与押送他们的人形成了对峙。老实人还拉扯开了自己的外衣,露出来的腰间挂着数十个闪着银光的小球。
    被他们打了脸,面上有些挂不住的杨族长正想出手狠狠拿下他们,看到那些小球后,眼睛猛的一眯,喝道“小心,聚灵弹!”那东西,可是拿聚集了数十的灵兽灵晶制成的,一旦炸裂开来,就等于有同样灵力的灵兽或者灵者的自爆。
    他哪怕比他们的实力高出几个阶次,可以平安逃出爆炸区,但……他的弟子和子侄未必可以,他们这边的死伤必定惨重。
    再说,他们有本事把聚灵弹藏在身上逃过了他的感知,只怕这些人的身上还藏着更多的聚灵弹。
    门里的夜魔妃看不到那些聚灵弹,但听得到外面的动静,可她的身体止不住的激动发抖,并不是因为舍老五他们的这一手,而是,她听出了舍老五的声音。
    “舍凡羽?”
    “魔妃认识我?”舍老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看着门微笑地问道。
    “不,我只是听别人说起过你而已。”夜魔妃马上否认了,她的心里去在叹息。
    认识,她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舍老五实际上是鹰翼亲叔叔的儿子,按年龄,鹰翼还得管他叫声五堂哥。可惜,鹰宫的当权人是鹰翼的母亲,舍家人在鹰宫虽然有一定的权力,但位置不高,更比不得鹰翼这个继承人。
    舍凡羽的天赋非常的好,虽然不是鹰翼那种稀罕的雷属性,却是最适合攻击的火系,得到了舍家的大力培养。
    他自己也努力,有实力,又有野心。只可惜,在鹰主去世之后,鹰翼的父亲想要控制鹰翼,借鹰翼之手掌控整个鹰宫。没想到,鹰翼棋高一着,没等舍家动手,就直接就把舍家老一辈的当权人尽数抓了,囚入(杀死)了鹰宫的秘牢里,而舍家也被打得七零八碎,几乎不复存在。
    舍凡羽也就随着整个舍家一起,被打落了尘埃,受尽折磨,和羞辱。
    鹰翼还不解气,不想他死得太轻松了,在他濒死之际就会伸手拉上一把,然后再把他推入凶境。如此反复,似乎要把舍凡羽这头毒狼驯服,让他卑微的匍匐在他的脚边,让他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成就享受。
    她被鹰翼控制的时候,看见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舍凡羽,心里便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一次她逃跑的机会中无意间碰上了遇难的舍凡羽,歪打正着的救了他一次。
    从那以后,舍凡羽就时常远远的出现在她身边的角落里,想尽一切的办法帮她,并且告诉了她许多鹰宫里的秘密。
    最后她布下秘阵,打开时空裂缝时,也是舍凡羽拼死拦下了鹰翼,才让她有了进入秘阵的时间,才能回到这里来。
    传送的最后一瞬,她看到舍凡羽被鹰翼雷箭从背后贯穿,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并且嘴角还带着欣喜的微笑。
    这隔世再见,听到舍凡羽的声音,她的心头狠狠一酸,几乎想要落下泪来。
    “魔妃?”杨族长等了一会儿,见夜魔妃没有再说话,不满的催了一声。
    就她刚刚那语气,要说她和舍凡羽之间没有什么,想骗鬼呢!
    舍凡羽轻哼了一声,嘴角边上泛上了一抹冷笑,道“里面的人藏头藏尾的,我不管你是夜魔妃也好,夜欣华也罢,你摆出这么大的架式,派人把我们抓过来,有什么事直接说。我们这样的粗人,不喜欢绕圈子。”
    夜魔妃深吸口气,稳住了心思,道“你现在在被夜无霜他们的人追杀,也只有我能给你一处容身之地了,你可愿意留下?”
    “留下效忠于你?”舍凡羽声音里的讥讽味道重了几分,还不怀好意的看了看杨族长,气得杨族长的老脸红得如猪肝一般。
    他也是大陆上有名有号的族长,现在却成了夜无霜手底下的一个听命行事的奴仆,还要被这样一个后辈讥讽。
    夜魔妃知道他的心气有多高,强逼对他是没有用的,也就并没有接着这话说,而是委婉地道“我知道,你来找我,肯定是想与我合作。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发誓不与我为敌,我就接纳你们。”
    她信得过舍凡羽的。
    当年,她能让他能她死,现在她自然让他为她死第二次。
    门外,杨族长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人比人……啊呸,凭什么!
    舍凡羽也惊讶得有些失态,心里还有些莫明的小触动。
    不管夜魔妃是出于什么心思算计,才给他这么一支漂亮的橄榄枝,但能有与她平等合作的机会,他若不抓住,那才叫傻子。
    “这是自然。”他马上应了,并且立众立下了合作契约,还把自己身上的那个玉蛛拿了出来,“这个,应该与夜无霜他们下一个目标有紧要的关系,她正是因为这个,一路追杀我们。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也算是我的一份诚意。”
    门边,杨族长眼睑微合,眸色晦暗,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他藏在衣袖下面双拳握紧,半天也没有松开。
    夜魔妃自然是知道他们和部落里那些女人们的恩怨的,也知道他们是因为玉蛛而部落追杀,见舍凡羽直接把玉蛛交了出来,心里一暖,让百里渊把玉蛛和契约一并拿进去,然后爽快的签下了契约。
    她拿起了玉蛛,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也没能查觉出这有什么蹊跷,不由得问舍凡羽“这东西有什么用?”
    “她们只说,要进去那一处关押着他们长老的蜂巢,需要三只玉蛛。”舍凡羽故意说得有些含糊。
    杨族长听出来了,但他没有戳破。
    夜魔妃则是信了,只是有些叹息“那两个已经落入他们之手了吗?”
    若是这样,她想拿到那两个,几乎就是不可能了。哪怕自己手上有一个,最多只能阻止无霜的步伐,坑死无霜的一些奴仆罢了,对她并没有实至上的好处。
    杨族长突然就开了口“那还不如把这个,也送给他们。”
    舍凡羽马上瞪着杨族长“难道你认为,我们把这个玉蛛送给他们,他们就会分我们一杯羹,还是他们就会与我们前事不究?我可是宁愿自己不去了,也不想成全他们!”
    开什么玩笑,送过去了,那这个玉蛛是假的的事儿,不就揭开了吗?
    再说,他瞧着这夜魔妃倒是蛮有趣的,尤其是对他的态度,说不定他可以改变计划,从暂时的利用,变成长时的合作,甚至控制。
    他这话,说到了夜魔妃的心里“对,我宁愿砸了,也不会便宜了她。”说是这么说,她抬了次手,也没舍得把那玉蛛给砸了,最后随手丢到了角落的一堆杂物里。
    随后,夜魔妃让人给舍凡羽他们安排一个住处,杨族长等到舍凡羽他们离开之后,才道“夜无霜一天不离开神庙,我们哪怕找到了可以穿过神庙结界的办法,也是不可能靠近主殿的。而我觉着,这玉蛛是个好诱饵。一个,换一个而已。换不换,你自己决定。”
    他说完,也不等夜魔妃做决定,转身就离开了。
    夜魔妃看向了墙角,玉蛛早就不知道滚在哪个角落里了,角落里的百里渊依旧如雕像一般,没有半分人气儿。
    她犹豫了一下,把自己身上的伤势伪装了起来,推开门叫过一个人问清楚舍凡羽被安排的地方,匆匆寻了过去。
    神庙那边,无霜一直让小黑鹅控制着广云雕一路直飞,飞出去足有两个时后,她才放了广云雕,让它随便找了个方向飞行,自己等人则换坐到了小黑鹅的背上,取出了玉蛛,让小黑鹅按照玉蛛所指的路线飞行。
    玉蛛时时刻刻都是在变化的,一时左,一时右,甚至有时还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开始还好,飞出去一定的距离才变,可是一个时之后,三只玉蛛转动的方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也越来越诡异。
    无霜不敢大意,小黑鹅也没有抱怨,他们心里都清楚,越是变化得快,越是变化得诡异,才越真实,可信。
    而且,变化越大,同样代表着,他们离地方越来越近了。
    三个玉蛛同时立了起来,它们形成的箭头,直直的指向了下面。
    无霜喊了句“抓稳了。”众人忙抓住了小黑鹅之前就给她们分好的软羽,随后小黑鹅一个倒栽就冲着地面冲了下去。
    眼见地面就在眼前了,小黑鹅也没有减速,就在众人以为,要撞出个好歹时,他们竟然直接钻进了地底。
    无霜下意识的闭上了眼,但感知依旧是非常清晰的,她知道他们并不是在钻地,而是进入了一个非常诡异的通道里。
    “往右。”蓝眼的声音突然响起。
    小黑鹅马上改了位置,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儿,它的一只翅膀像是碰到了什坚硬的东西,痛得它嘎嘎大叫。
    无霜冷汗直流,这黑暗中,她是睁不开眼,也感觉不到玉蛛的指向了,若是蓝眼提醒得再慢一些,只怕她们刚刚全部就要撞出个好歹来了。
    “你盯着,有变化随时提醒。”她忙道。
    蓝眼没有应话,半响之后“提速,往右,往右,往上,快!”
    无霜再次听到了划墙壁的声音,可见小黑鹅和蓝眼虽然已经很小心和紧张了,但似乎还是追不上这诡异的路标变化,做不到毫无损伤。
    她没有出声,保持了安静,完全放手由着它们去判断。
    就这样,她们在地下面至少穿棱了半个时,才听到蓝眼道“我们到了。”
    随着它这一声,小黑鹅马上就停下了身子,它哇哇大叫起来“好痛啊,痛死我了。”
    无霜闻声也睁开了眼睛,四周依旧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前面却一点微弱的光线。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旁边有声音,也没有感觉到四周有什么气息,这才取了一粒最普通的灵晶出来当照明物。借着微弱的光亮,她才发现石小绿她们四个早就已经昏迷了,要不是小黑鹅的软羽死死地把她们捆着,只怕早早就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小黑鹅的身上没有什么伤,但两只翅膀尖上的羽毛都有明显的折断的痕迹,并且面积还不小,可见刚刚那一路的飞行有多少的危险。
    无霜取出了一粒灵药往小黑鹅嘴里塞,小黑鹅扭开头不吃“我想换成烤鹅腿。”它可是记得,无霜随身可是带了不少的。
    无霜把灵药强行给它塞进去之后,大方的给了它两个烤鹅腿“直接咽下去吧,别因为它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
    小黑鹅强咽了,苦着脸“这还不如不吃。”
    无霜没再搭理它,给石小绿她们都喂了药,并且往她们的身体里注入了一些灵力,她们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之后,没有人惊慌,更没有大叫失态,大家很平静的整理好了自己的状态,等着眼睛适合这黑暗,以及无霜的吩咐。
    无霜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收起了照明的灵晶,轻点了一下二妞,“出发。”
    她话音一落,二妞马上走到了最前面探路,石小绿紧随在她身后,其余的两人则站原处不动,等无霜先走,而由她们断后。
    这个队型也是之前楚老早早安排好的,无霜认为很合理,旁的不说,她居中位,可以同时照顾到首尾,尽量减少队伍的损伤。
    众人走到了光亮处,发现那只是一个开在头顶的极小破洞,二妞没有马上冒进,而是等了一会儿才小心地踩着石小绿的肩头上去查看,随后她抬手冲着后面打了一个手势。
    “看来,我们是真的找到了。”小黑鹅吸了吸鼻子“我闻到了蜂蜜的味道。”
    无霜轻点了一下二妞的脚,示意她跳下来,随后,她戳了下小黑鹅,小黑鹅一鹅当先,钻进了那个小洞里,随后二妞他们紧随其后,无霜也跟着进去。
    翻过来之后,果不然,眼睛看到之处尽是六边形的痕迹,可见她们现在真的到了石小绿所说的蜂巢。
    只不过,现在她们要往哪里走?难道一处一处找过去?

章节目录

魔妃无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黑发安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发安妮并收藏魔妃无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