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鬼柳阵也破了!”
    “哈哈,十门鬼神阵已破其二,我仙盟大军定然旗开得胜!”
    待到方贵等人回到仙殿之时,殿内已有无数人满面喜气,争相上来称赞,最初时看到了这十门鬼神阵,着实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可是如今,前两阵顺利告破,而且并没有折损人手,却已经给人一种稍稍轻快的感觉,无形之中,士气也得到了极大的鼓舞。
    “该轮到我们去破第三阵了!”
    而见得剑归宗与离火宗的弟子,接连立下了大功,北真宫真传孙持越也已迫不及待,大步的走了出来,笑道“弱水阵阵理我已推衍得明白,只是前去破阵的话,还需要……”
    方贵早已心急,站了出来道“走!”
    仙殿之中,顿时有无数的眼神看向了他“你还想去?”
    方贵诧异道“当然要去了,为啥不去?”
    一时间,众修倒是很有些为他这拼劲儿意外,如今乃是偌大北域决定命运的一战,高手如云,仙军浩荡,方贵的实力虽然强,在自己覆灭朝仙宗那一战里也得到了证实,但从辈份上论,他却还只是个晚辈……不过这个晚辈身上一直透着无数古里古怪的神秘气息罢了。
    也亏得方贵是太白宗弟子,而且太白宗本来就是个出怪胎的地方,倒不那么起眼了。
    话说回来,如今十门鬼神阵,方贵已参与破了前两阵,功劳已经立下,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不打算休息,而是要进入第三阵,别的不讲,这份积极已经让不少人为之感动了。
    无数目光这时候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太白宗主。
    太白宗主这时候脸上也多少有些古怪,望着方贵道“真要去?”
    方贵捶了捶自己的胸口,道“为了北域,义不容辞!”
    哗……
    周围一片目光交织过来,满满皆是敬重。
    “哈哈,好,有了北域小圣君相助,区区弱水阵,又如何放在眼里?”
    北真宫一众真传对视一眼,便也放声大笑,齐齐向方贵揖礼,道“有劳了!”
    一言既定,诸人便齐齐出了仙殿,这时候那浩浩荡荡,百万仙军,也皆在关注着这破阵之事,见已连破两阵,早就狂喜无尽,而今见到破第三阵的人出来,而且其中居然还有方贵,顿时又惊又喜,擂着战鼓之人,挥舞双臂,将战鼓敲得惊天动地,而其他的仙军,则皆大声叫好,声沸盈天,无数人在叫喊着北域小圣君之名,间或有几个喊太白宗小怪物的……
    “哈哈,哈哈,大家都太热情了,应为之事罢了!”
    就连一时琢磨着那阵中还会能拿到什么宝贝的方贵,也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欢呼给吓了一跳,但旋及就是满面笑容,得意的回头,向仙军挥着手,这一刻只觉自己身上有光,就连那偶尔几嗓子喊自己是小怪物的声音也不计较了,胸膛挺起,手要背后,这时候形象最重要。
    而在这一片欢呼之中,方贵更是隐隐的,发现了自身气机的某些变化。
    如今他行动之间,周身便隐隐可以带动两条气流,一者为金,一者为灰,心神一动间,这两道气流,便可以被他揉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威力奇绝,磨灭万物的阴阳太极图。
    这两者,自然就是他在攻打朝仙宗时引来的北域众修愿念以及魔山邪气了,而在朝仙宗之役结束之后,这两道力量,居然也一直没有散去,更无法炼入体内,便只是这么无形无息的跟着他,无法增加,也暂时没有散去,偶然一瞥间,倒像是带了两条仙带在身侧似的。
    这两道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讲,等若是秀才送给自己的。
    方贵不知道它们的缘由,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平时也就只好随了他们去。
    可在这时候,方贵隐隐的感觉,那金色愿力,居然隐隐在增加着,似乎壮大了些许,而且如今壮大了起来的,也明显比此前的金色愿力,显得更凝炼,更真实了许多,而且方贵也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丝丝缕缕的愿力,来的方向,也正是身前那正欢呼着的仙军。
    “这样也能引来愿念?”
    发觉了这一变化的方贵,心情更是好了许多。
    如今他最大的本事,便是这阴阳太极图,而阴阳太极图的威力,便由自己可以引来多少魔山邪气与愿念决定,魔山邪气倒是无防,这天底下的魔山多了去了,只不过自己的承受能力有限,某种程度上,只有借了愿念帮着中和,压制,自己才可以引来更多的邪气。
    此前他已引来了三座魔山的邪气,无法再增加,因为愿念有限,可如今,自己居然可以从百年仙军之中,获得更多的愿念,那岂不就代表着,以后也可以引来更多的邪气为己用?
    无形之中,倒是又发现了一个增涨实力的好方法。
    如此想着,他走的速度都慢了下来,于空中踱步,身姿那么的潇洒。
    而在他身后,那山下,空中,漫山遍野的仙军也更为欢呼起来,丝丝缕缕愿念缠绕而来。
    ……
    ……
    “居然又是他……”
    也在此时,关州群山之上,元辰子看到了与北真宫弟子一同出现的方贵,眉头也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他不去理会身边雪女与鬼王那怀疑的眼神,只是心里暗自思索着,前两阵被莫名其妙的破掉,而他设下的绝阵之威,也诡异的消失,早就使得他心里生出了疑惑。
    不愿被雪女和鬼王看出自己心间的疑惑,但心底却已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
    于是,第三阵被破的更快……
    这一次,方贵与北真宫弟子刚刚入阵,甚至还没来得及推衍,便忽见下方幽幽湖水,陡然之间倒涨了起来,仿佛所有的湖水,皆在此时失去了重量,居然直接涌上了空中,而且这湖水异常的诡异,便像是轻盈到了极点,所过之处,所有的虚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太重之物,会引起虚空的扭曲,便如西荒修炼不死身的人。
    而太轻之物,同样会引起虚空的扭曲与变形,便如此时的弱水。
    当然,更为可怖的便是,这第三方大阵,已经与前两阵不同,居然没有给北真宫弟子去破阵的时间,直接便已经将弱水阵最为可怖,也隐藏最深的杀手锏给祭了起来,分明可以看到这无尽弱水流转之间,藏着一汪黑色的小股水流,轻盈的在湖水之间跳跃,瞬息万变。
    “完了……”
    几位北真宫弟子入阵之前,便已经做好了推衍阵基,以水攻水的策略,可他们哪里想到,这还没等自己破呢,阵法便自己乱了,一时间身周皆是飞转的水流,交织于天地之间,逃都没法逃,普通弱水也就罢了,但那一汪黑色的小股水流,却蕴含着远超他们抵挡之力的凶威。
    他们甚至直接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降临。
    然后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个惊喜的叫喊“你们太厉害了!”
    几位北真宫弟子睁开了眼睛,就见方贵正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一个劲眨眼睛。
    漫天弱水,都已凝止不动。
    半晌之后,哗啦一声,所有的水流都跌回了湖中,看起来像是一场瓢泼大雨……
    几位北真宫弟子都懵了“你做了啥?”
    方贵眨了眨眼睛,也道“不是你们做的吗?”
    北真宫弟子呆呆的看向了四周,发现这一方弱水阵确实破了,脸色诡异到了极点。
    “我们……啥也没做啊……”
    “胡说,你们啥也没做,这大阵就破了?”
    面对着方贵的质问,几位北真宫弟子当真是都感觉到了一点委曲了。
    “我们确实啥也没做啊,一进来注光顾着等死了……”
    心里皆是这样的念头,只是这句话硬生生说不出来,他们倒是看到了最初这大阵自己崩溃的一幕,不过照理来说,这等大阵崩溃了,便应该爆发出最为可怖的力量,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都留在这里才是,可是谁能碰到这么古怪的大阵,崩溃之后,什么也没有?
    那位元辰子大师这是要干嘛,请我们进来看他怎么破自己的阵吗?
    “又收了一件宝贝……”
    倒是方贵,这时候欣喜的整个心都在颤。
    这连破三阵,夺了三件宝贝,未免也太幸运了吧……
    人生第一次,方贵还是因为宝贝得来的太过容易,而感觉有一点点心虚……
    ……
    ……
    “哗啦……”
    在方贵等人从第三阵废墟之中出来,向着众仙军招手之时,所有人皆沸腾了。
    刚刚他们一入阵,众修便听到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动静,整个大阵都在崩溃,自然也使得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心神绷紧,忍不住有些担忧,可是当他们紧接着便看到方贵等人毫发无损的出了阵,甚至看起来身上一点动手的痕迹都没有时,顿时激动的浑身血液都像是沸腾了。
    “你究竟在搞什么?”
    而与仙盟一方恰恰相反的,则是尊府一方,所有的神卫军与鬼神皆愣住了。
    半空之中的鬼王,更是豁然起身,掌中黑雾聚散,陡乎之间,化作了一杆黑色的钢枪,直接抵在了元辰子的额心之前,森然喝道“前三阵便被他们这般儿戏的破掉,白虎印,生死柳,黑水珠,三件作为阵眼的异宝一点作用也没发挥,你是想要背叛帝尊大人不成?”
    另一边,雪女也同样眼神冰冷,森然看着元辰子。
    元辰子轻轻抬手,拔开了指在自己额心的钢枪,目光向着远空,正向仙军们挥手的方贵,瞳孔微缩,然后轻声笑了起来,道“原来那位小天魔,是个这么有意思的家伙……”
    说罢了,他淡淡看向了第四阵,道“第四阵,他必死!”
    然后迎着鬼王与雪女森冷的眼神,他淡淡笑道“他若不死,你杀我!”

章节目录

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山老鬼并收藏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