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锐等人的撤退相当顺利。候鸟是阿拉丁手下的得力干将,把一切都安排的非常妥当。中情局正在拼命的寻找他们,四处打听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坐上了美军的军用飞机,前往了非洲。
    他们的目的地是尼日尔,阿拉丁已经提前在那里等他们了。从飞机上鸟瞰首都尼亚美的景色,可谓满目及时有绿色植被,基本都是黄土或者黄沙,大部分是低矮平房和土路为主。降落之后,林锐等人跟那些美军分道扬镳。
    对于那些美军来说,他们只不过是几个军事公司的承包商。这种人他们每天都能遇到,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的。而那个飞机驾驶员在候鸟的安排之下,也默不作声,在飞行记录上有没有留下这几个人的名字。
    就像林锐等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也从来没有搭乘过这架飞机。林锐等人一起赶往和阿拉丁之前约好的会面地点。
    这里气候也非常的恶劣,这个时候正是旱季,基本非常炎热,白天都要达到四十几度。坐在出租车里没有空调,就像在烤炉上烤似的。
    不过在这个极度贫穷的国度里,还可以找到比较好的酒店,实属不容易,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相当于当地普通老百姓的一个月工资了。而且酒店内部的装修确实不敢恭维,设施日久失修,甚至大堂还漏水。
    然而从这个酒店望过去,就可以看到养育这一方国土的尼日尔河。阿拉丁坐在轮椅上,由他的黑人保镖邓肯陪同着在阳台上晒太阳。
    看到林锐等人回来,他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回来了?”阿拉丁只是轻描淡写的问候了一句,随即又转过了头,“你们这次的事情办的太有创意了,只是这也极大的惹恼了中情局的人。”
    “我们干这一行,从来就没希望能够讨人喜欢。”林锐走到阳台边上,看着远处回答道,“K先生怎么样?”
    “他应该没事了。虽然事情解决得不会这么快,但是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中情局上下都希望保住他,加上还有更加高层的干预。K应该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劫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的是,这次的事情搞得有点太大了。中情局甚至找到我这里来了。”阿拉丁笑了笑。
    “这群狼狗,找到你这里来了,难道他们闻到味道了?”林锐皱眉道。
    “这倒没有。只是你也知道,我们和中情局之间一直有合作关系。一方面我在他们的追捕名单上,而另外一方面他们实在是缺不了我这样的人。怎么说呢,我就像是一个中间人。
    中情局想扶持一个反政府武装,但是他们自己不能出面,所以就得靠我提供武器和嗯培训。他们想进行情报交易,有时候我也会帮他们进行安排和联系。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各取所需。”阿拉丁笑了笑。
    “你的意思是狼狈为奸。”林锐微笑道。
    “我不懂中文,但从你脸上的表情来看,充满了不屑。所以我大致判断得出来,这是一句贬义词。实际上我跟他们的关系,更像是鳄鱼和牙签鸟的关系。”阿拉丁回答道。
    “什么?”林锐皱眉道。
    “牙签鸟,是一种非常可爱娇小的小鸟。对于牙签鸟,它们的常见伴侣便是鳄鱼。凶猛的鳄鱼当饱餐一顿后,就会在河边闭目养神,或爬到沙滩上沐浴阳光。这时,常常有许多牙签鸟在它背上飞来飞去,好像在跟鳄鱼亲切交谈。
    当鳄鱼酣酣入睡时,牙签鸟却毫不客气地拍打着翅膀,将它从甜梦中惊醒,鳄鱼便百依百顺地张开大嘴,让牙签鸟飞到口腔里,去啄食它牙缝中残食剩饭。
    牙签鸟迅速地把嵌在鳄鱼牙齿缝间的鱼、蚌、蛙、田螺等肉屑一一啄取吞进腹内。鳄鱼是凶残的,但是牙签鸟却敢于从鳄鱼口中取食。牙签鸟因为同鳄鱼的亲密关系,又被称为鳄鱼鸟。”阿拉丁微微一笑。
    “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就像是一头巨鳄。而你就是那只穿梭在他们之中,并且从他们嘴里寻找食物的牙签鸟?”林锐看着阿拉丁问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因为我这个人名声历来不好,就算是中情局找我办事,有时候也多有顾忌。这是他们既然早上,就说明他们真的急了。
    一来他们希望找到,发动袭击的人。二来他们要我提供相关证据,帮K先生洗白,无论真假的证据他们都要。这就说明,K先生脱困并且重新拿回他的职位,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了。
    另外我会,设法给他们提供一点转移注意力的情报。把这起事件解释为,某个恐怖组织的肆意妄为。”阿拉丁回答道。
    “你提供给他们这样的情报,他们会相信吗?如果他们想要进一步证实的话,你能拿出相关证据吗?”林锐问道。
    “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根本不了解他们这一帮人要的是什么。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真相,而是一个对他们有利,而且又能解释的过去的理由。
    举个例子说吧,美国人一直希望对中东的一个武装派系头目动手,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如果这个时候我对美国人说,这次的袭击行动就是那个人干的。
    结果美国人即便知道我提供的情报是假的,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大做文章。你以为他们不知道这个情况是假的吗?他们当然知道,他们比谁都精明。但有时候谎言比真相,对他们来说更有利。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选?他们会毫不犹豫的站在谎言这一边,因为谎言不重要,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我游走于各种大势力之间,用这残疾之躯,闯下了一片属于我自己的天地。靠的是什么?
    你真当我是无所不能的吗?我只不过是个残废的老头而已。我靠的就是晓之以利。通过判断各方面关系的利益所在,使我介入他们的利益链条之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获利,并且得到其他方面的保护。”阿拉丁缓缓地道。
    “秘社组织走的就是你的老路,他们现在和美国人以及法国人走的很近,处处充当他们在非洲的马前卒。无非就是想讨好这些大国,为他们自己捞取足够的利益。”林锐冷冷地道。

章节目录

战场合同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勿亦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勿亦行并收藏战场合同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