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父亲……”
    柴绍在怒吼声中的同时,整个人已经窜进了大殿深处,他去找他父亲去了。
    准确的说,柴绍是去找他父亲的尸体去了。
    因为,整个殿中貌似已经没有了活人。
    柴绍让开之后,李世民便看清了大殿中的情景,即使是他也是禁不住脸色大变。
    之前跟着李渊进来的所有人全部死了,躺了一地,东倒西歪,没有一个人站着。
    唯一坐着的人是他的父亲李渊,就坐在高高在上的主坐在上,耷拉着脑袋,一看就知道绝不是睡着了,因为这个姿势根本睡不着,即使眼着了也会自己憋醒来。
    跟随着柴绍一同冲进去的人很快就发现,殿中的所有人身上没有丝毫伤口,每个人仿佛都睡着了,而且他们的脸色竟然都异常的红润,红的滴血,只上嘴唇发紫。
    但是这么多人却是都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呼吸声。
    不用亲自上前去仔细察探,李世民便知道,这些人全部是中毒而死。
    而且这种毒性极为猛烈,在中毒的瞬间,所有人便全部死了,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否则大殿中也不会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来了。
    “父亲!”李世民大吼一声,已经泪流满面,作势就要跟着柴绍一样,冲进大殿,去找李渊的尸体。
    但是他的双腿却是极为实诚的没有动,而且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呼吸死死的屏住了。
    “没眼色的蠢货啊!”同时,李世民暗骂一声,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旁边的亲兵统领。
    那亲兵统领一个激灵,连忙死死拖住李世民,大声吼道:“二公子,这里还有毒,你千万不能进去啊!”
    亲兵统领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记给旁边的亲兵使了一个眼色。
    能够给李世民当亲兵的都是机灵人,同样一个激灵之后,又扑上来几名亲兵,一起将李世民死使的往殿外拖去。
    这样看起来,整个场面便变得真实了好多,至少看起来李世民确实是被强行拉得往大殿外面走,而不是自己往外面跑。
    只是李世民旁边的亲兵统领和独孤长苏、郑氏家主等没有跟着李渊进太级殿的文武官员们,此时再看向李世民时,感觉自己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浑身发寒,甚至都不敢再看李世民。
    但是,他们心中却禁不住暗忖不已。
    “李世民此子,竟然如此狠辣,在外面带着人杀这些亲兵侍卫,在里面却已经安排人毒死了自己的父亲。”
    “此子虚伪之极,明明是自己毒死了亲生父亲,此时还装作无辜的样子大哭,此子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哼,明明是自己担心大殿中还有毒气,不敢进去,却装作是被亲兵强行拉出,此人禽兽不如。”
    “李世民此子城府之深,手段之狠已经远超李渊,只是此子先杀弟,再杀兄,最后再杀父,此等人又怎么能为人主,坐拥天下,想那杨
    广虽然是暴君,但也从来没有如他这般弑父弑兄弑弟啊!”
    “杨广当年也是等其父亲病死之后,才带兵入宫抢了皇位,当时也没有立刻杀死废太子,甚至杨谅也不是杨广所杀。而如今李世民之残暴已经远甚杨广。”
    “柴绍对李世民忠心耿耿,为了他不惜造反逼宫,却不知道李世民为了毒死自己的老子,顺便连他老子也毒死了,不知道柴绍会如何想………”
    “王君临虽然被称为毒王,杀的人的确很多,但他都是在战场上杀的人,杀的都是突厥、吐谷浑等外贼,即使行那千刀万剐的酷刑,针对的也是滥杀无辜的贼枭,现在看来王君临所做之事才是天命之子所为,这李世民才是大魔头,怪不得与王君临的争斗会一次次的失败。”
    ………
    ………
    李世民还在那里尽情的演戏,殊不知迫于无奈已经选择效忠他的文武官员和部分门阀世家的家主们,如今对他的感观已经悄然无声的发生了极大的翻转。
    当然,这一点李世民回头应该会察觉到,他现在还顾不上这件事情,满脑海里面想的到底是谁毒死了他老子和柴绍老子等人。
    他极力回想之前进入殿中的所有人,突然想起被他忽略的一个小人物。
    那就是跟在李建成身边的那位随官。
    李建成身边的随官的确是小人物,所以李世民之前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没有当一回事,而且这个人的样貌实在是太过平常了,平常到仍到大街上人群中,你很难发现或者很难记住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他猛的转头看向那些没有进入大殿的文武官员,在其中没有发现这名随官。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人能够逃离,因为太极殿的四面八方早就被柴绍带来的人马包围了。
    所以,既然不在殿外,那么刚才就跟着自己的老子进入了太极殿里面。
    “去看一下,刚才跟在世子身后的那个人尸体在不在大殿中?”李世民对旁边的亲兵统领吩咐了一句。
    那亲兵统领虽然也担心殿中还会有毒气的存在,但还是答应一声,立刻亲自带着人进入了大殿。
    他的目光之前一直跟着自己的主子李世民的目光,后者看向李建成及其身后那名随官的时候,他也看了过来,所以他对李靖装扮的那名世子随官也有印象。
    “果然是他,是他下的毒,他应该是王君临的人,也是他在控制着李建成那个蠢货。”很快,这么亲兵统领便出来了,但是他带来的消息,却是让李世民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竟然已经不在这大殿中,这怎么可能。”李世民脸色阴沉得能够滴下水来,他以为此人是一名死士,想着这会估计也一同死了,没想到却是已经逃走,这说明对方很可能是王君临麾下的某个重要人物。
    紧接着他想到一种可能,脸色不由得一变,再看向柴绍带来的这些人马时,眼神虽然没有半点变化,但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怀疑
    ,眸中深处闪过一抹寒光。
    太极殿有侧后和后门,之前柴绍的人马将整个太极殿包围,下毒的人若是想从后门或者侧门离开,必然在包围大殿的将士中有人接应,而且绝不是普通的小兵,至少都是负责某一个方向的将官。
    …………
    …………
    太极殿西侧,有两千人马负责看守,统领这两千人的是一名都尉,姓甄,叫甄子强。
    他身后的亲兵中多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靖,只是之前他跟在李建成身边是一身文官的装束,如今却是变成了一名全身铠甲的骑兵。
    “我走了,你若是感觉扛不住李世民的手段,最好直接自杀,不过你在死之前,你的姓和你的出身还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不要浪费了。”李靖低声在甄子强耳边说道,这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得到。
    “大人尽管去就是,这边下官知道怎么做,只是大人不要忘记将属下的功劳上报给沈统领和王爷,属下的媳妇和幼子在范阳郡城上夜巷东头小院子住着,沈统领知道的,属下希望自己的功劳能够恩泽属下的儿子。”甄子强低声说道。
    他低声说完,也不等李靖回话,紧接着又指着包含李靖在内的五名亲兵,大声说道:“你们几个去皇城外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然后回来向我禀报。”
    李靖和另外四名亲兵,立刻抱拳答应一声,骑马迅速离去,很快就来到了皇城门旁边。
    这里有一队柴绍之前留下的人马把守,只是问了四人出去干啥之后,便没有多问,放四人出城。
    只是李靖在出城的时候,特意深深看了一眼,一直跟个雕塑似的站在那里,手中提着一把宝剑,全身早已被鲜血染红,一动不动的铁面具剑客。
    …………
    …………
    一个大活人被人从太极殿的侧门放出来,这一幕被两千名将士看在眼中,即使是执掌这两千人马的都尉也只能瞒得了一时,当李世民下令彻查的时候,很快就被查到了。
    柴绍通红着眼睛,亲自将都尉甄子强带到了李世民眼前。
    李世民为了证明在太极殿中放毒的人不是他的人,特意将独孤长苏和郑氏家主,以及长孙顺德等几名重臣也留了下来。
    “甄子强,你是远东军的暗子?”李世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甄子强显得很强硬,也没有喊冤,更没有跪下求饶,只是神色复杂且极为隐晦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郑氏家主一眼,这才看向李世民,冷哼一声,梗着脖子,道:“二公子,您只是想让世人认为杀死唐王殿下的不是你,所以您认为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反而横竖都是死,有什么区别吗?”
    自从甄子强进门之后,李世民就一直死死的盯着,所以对方虽然极为隐晦的看了一眼郑氏家主,但是还是被李世民给察觉到了。
    再一听这甄子强说的这些话,李世民顿时眼睛眯了起来,因为在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事情。

章节目录

乱世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71阅读只为原作者九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孔并收藏乱世枭雄最新章节